你未亡我未央

你会出现在我想你的地方【童关】

昆布井:


“你为什么不尝试民谣啊?” 关雎尔窝在谢童身后的沙发里捧着杯奶茶对着正在创作的谢童问。


谢童闻言微微一愣,没有惯常的漫不经心懒懒散散,目光顿住瞳孔微缩。谈论起音乐的谢童总是严肃的,严肃中带着热烈,热烈中带着敬畏,再加上他对着关雎尔习惯性地柔和了脸部线条,更引得关雎尔多看了几眼。


“载体只是形式,表达的情感才是相同的。我更喜欢用摇滚的形式传达”谢童捻着作曲纸边想边说,“我喜欢那种……在中间段少归于安静,然后突然进入乐器齐奏的感觉”


没错,那样的个性才是属于你的,你从来都不是谁的盖世英雄,只是我的混世小魔王,但是混世小魔王也是由情感包裹出来的呀,关雎尔知道谢童是个有故事的人,都说民谣唱的是情怀,总有一句戳中你的人生。那……我是不是可以有幸进入你的内心世界?


我只想了解你一点,再了解你一点。


我想与你离得进一步,更进一步。


“你……没有情绪需要静静倾诉吗?”


“不知道,”谢童微眯起了眼睛:“只是心里对情怀这个概念还很模糊,这几年我一直在寻找,也一直在尝试,” 说到这儿谢童突然勾起嘴角朝她坏坏一笑:“我得与你做尽艳情之事,才能写出叽叽歪歪的情歌啊”


好好的文艺对白硬生生被他带跑偏,关雎尔撇撇嘴眼睛看向了别处:“还艳情之事,你想都想不出来,还能做出来啊”


“我想不出来?” 谢童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步一步想大灰狼一样靠近他的小白兔,最后固定住了一个沙发咚,看着自己影子里的小白兔“你确定我想不出来?”


“啊~不要挠我痒痒!谢童!这就叫艳情之事吗!”两人在沙发上闹做一团。


其实关雎尔知道的,强烈的爱恨一定会沉淀,沉淀成从容,从容是用力去爱的补偿,而爱恨就成了从容的衬垫。谢童觉得自己并不够厚重,更不会在不够厚重的情况下为赋新词强说愁。


没关系,我陪着你,陪着你体验,陪着你在爱恨在燃烧自己,再在烈火中沉积,我们都会修炼成最好的样子来迎接往后的大把大把的日子,我们的日子。


就在关雎尔打算陪他修炼的想法形成了的时候,谢童却突然发现,我不会写民谣,但我好歹会唱民谣啊。


又是一个在酒吧驻唱的夜晚,调试设备的时候发现了坐在卡座里的她。


“你会出现在我想你的地方,所谓永远不过如此这般” 不自觉的轻轻哼唱出声,“还有比这句民谣更合适的吗?”谢童想:”就它了,只唱给她一个人听。”


———————————————————————————


“你会出现在我想你的地方,所谓永远不过如此这般” 出自《雨后初晴》李健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