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玉露】笼中雀

无双.:

【玉露】笼中雀


◎润玉X邝露


◎人物设定严重ooc,私设严重ooc


◎剧情洒狗血


  润玉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这个世界都可以背叛他。


  簌离可以,太微可以,旭凤也可以,甚至锦觅都可以。


  但唯独邝露不行。


  唯独邝露。


  因为,因为她爱他啊……


  润玉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太巳仙人跪在他脚边,说,小女上元仙子,下月便要嫁人了。


  天帝陛下第一次在众仙前咆哮。


  是西海太子,聘礼都收下了。太巳仙人在飞奔的龙身后道。


 


  润玉将西海送来的嫁衣扔出天宫,沉声问她:“连你也要走了吗?”


  邝露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神情。


  “嗯。”她轻轻说,“邝露,不愿等了。”


  她抬起头来望着他,眼中似乎带着别样的祈求。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呢?


  既然他不配,又为何要让他得到过呢?


  曾经的他拥有很多。


  看似清明的父帝,还留有影子的母亲,至少会维持假笑的继母,唯一被认作是亲人的弟弟。


  还有让他撇开心扉的葡萄,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天兵。


  可后来所有人都与他渐行渐远。


  母亲死后,他弑父上位,背负骂名。杀弟夺妻,天理不容。于是那些他爱过的爱过他的皆是匆匆离去再也没有回来。


  有一个人却从未走远。


  他似乎有些触动了。


  他想要回过头,想要牵住她。


  思索间,她翩然而去。


  他伸出手,轻轻扯住一角青衣。


  将她拽回。


  “不要走。”


  上元仙子被天帝陛下软禁了。


  三日后天界向西海发兵,天帝陛下御驾亲征。


  士气高涨,一举拿下。


  西海太子作为贼首被斩首示众。


  他归来后,战甲都未卸下,一柄长剑架在她颈边,上面还淌着血。


  她未来夫君的血。


  “殿下!”邝露失声叫出来,惊恐与慌乱一览无遗。


  他平淡不过地应了。


  从那之后天帝陛下多了只绿羽的雀儿,多了一只被他豢养的很好的鸟儿。


  哪怕将身体撞得支离破碎也还是逃不出偌大的囚笼,她的脚踝被上了锁,长长的锁链一直到璇玑宫的寝殿。


  捆仙锁,缚仙绳,一切能将她困住的东西都用上了。


  邝露常自嘲道,她成为了第二个水神仙上。


  可她心里清楚,还是不一样的。


  明明他潜意识里对待锦觅比对待她温柔的多。


  润玉给了她一个玉雀儿,小巧可爱,却是故意来折辱她的。


  他似乎很满意她近乎崩溃的样子。


  “不要走了。”他说。


  笼子里的雀儿病恹恹的趴着,发出无力的哀啼。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