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林秦/深海】如果大宝和徐碧城互穿了丨后穿越时代99~105(完结)

温白:

后穿越时代,


OOC 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


99


我叫唐山海。
雪茄红酒小黄鱼,有钱有颜富二代,军统受过训,汪伪卧过底。当的了76号队花,吃的下龙番小龙虾。四个字,人生赢家。
奈何敌方势力过于强大,最终我还是掉坑里了。不过宽敞有余,深度不够,埋完露半个身子,十分尴尬。给个小板凳,让我坐着埋,正正好。
什么?你问我想没想过这么一天?
想过,一千遍一万遍地想过。也怕过,可是怕也没有用。人生老病死,不过短短几十年。碰上这么个年月,几十年已经足够奢侈。我见过瓦砾堆里伸出的稚嫩小手,见过街角陋巷蜷缩的身影。也见过,盛世之下,灿烂年华。单这最后一件,我就赚大了。
嗯,活埋这么不优雅的事情,不能让秦明知道。一想到他用我的帅脸挤出来个嫌弃的表情,那比埋了我还难受。




噗——呸!


我说傅子遇,你能好好埋么,洒我一嘴土,我这还没憋死呢,先让你呛死。


哦,傅子遇,还有个傅子遇。


半个月了,我还是不能适应苏三省的壳子下暗藏了一个老妈子的灵魂。他说自己在未来是做IT的,嗯,陈深听了有点懵。不过这个难不倒我,我可是见过世面的。


傅子遇蛮谦虚的说:就是敲敲键盘而已。在这谦虚的语气之下,带着一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自信与豪迈,颇有侠义之风。我想我get到重点了。


我说:难道你就是林涛说过的——键盘侠?


傅子遇没说什么,不过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苏三省又回来了。


 


 


100


陈深带个墨镜,跟老毕站在不远处围观。唐山海不知道说了什么,傅子遇听了好像有点委屈。


经过半个月的相处,傅子遇这个人,远比苏三省讨人喜欢。聪明又贴心。


聪明之处在于他能很好的伪装成又狠又变态的样子,说是以前遇到过更变态的,现在这都是小儿科。不过见到毕处长的时候有点儿瑟缩,可能是老毕气场太强大得原因吧。在他的配合下,山海得以顺利的从梅机关转押至76号,没受什么罪。


体贴之处在于,让他挖个坑,他还能考虑到山海站的时间久了会累,干脆挖的浅一点,还给弄个板凳给坐坐。


傅子遇:你想多了,我纯粹就是偷懒。


害怕山海被埋得久了出意外,还给胸前扣个盘子,防止心脏受压。主意是不错,就是山海的胸显得更大了,刚才抱抱还硌得慌。


傅子遇:我就试试,管不管用不知道。


陈深:……那你知道什么?


傅子遇:我知道你要是再不把处座引开,唐队长就真的憋死了。


……


陈深推了推墨镜,深吸一口气,转身朝树林外面走。毕忠良看一眼唐山海,也走了。随行的队员一看两位大人物闪了,也跟着呼呼啦啦撤了一大堆。过了一会儿,傅子遇又大手一挥,表示要跟唐队长单独谈谈,于是三分队也很有眼色的散了,只有扁头以监工为名,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


扁头:苏队长,人都走远了,咱们什么时候动手?从烟花间绑来的日本人在树丛后面藏着呢。


埋得时间有点久,唐山海觉得有点喘不过来气。于是他闭着眼,尽量放缓呼吸。他感觉傅子遇慢慢的在他身边踱步。


傅子遇:不着急,我还有句话要跟唐队长说。


扁头:你快着点儿,时间久了,把唐队长憋坏喽。


傅子遇一个匍匐,趴在地上,紧紧的盯着唐山海,在一边看的扁头突然觉得背后发冷。


“你好唐队长,我回来了。”


唐山海猛地睁开眼。


苏三省: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唐山海:……


 




102


对于陈深和唐山海的计划,毕忠良多少能猜到一点,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天换日,这个胆子,陈深绝对有。只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苏三省居然也参与了进来,有意思。


毕忠良沉浮官场数年,最懂得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这个道理。等唐山海这事儿一了结,他就准备带着妻子去香港。如今局势虽然乱,但是有件事他还是能看的清的。日本人迟早完蛋,到时候哪边的人都不会给他好果子吃。正好李默群力荐一个从中统投诚过来的瘸子来76号任职,趁着这个机会,急流勇退,方为上策。


城头变幻大王旗,毕处永远老司机。


微风穿林而过,隐隐听见唐山海在唱歌。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


兰芝收拾行李,除了必须的衣物,只带了一张与长姐的合照。万里长城万里长,经此一去,何处是吾故乡?待到百年之后,这偌大中国,会不会有他毕忠良寸尺之地,埋骨归乡。


 


103


苏三省夺过铁锹,蓄足力气拍了下去。鲜血溅在唐山海脸上,有点热,还有点冷。扁头不忍直视,把脸扭向一边。


几下下去,坑里的人已经一团血肉,面目全非。苏三省扔了铁锹,捡起一旁的盘子递给唐山海。


苏三省:唐队长,还是带两个显得比较均匀。


唐山海:……


其实苏三省心情很不好,看到盘子以后心情简直低到了谷底。他刚刚买了几斤小龙虾,在李大宝的围追堵截之下剥了满满这么一盘子的虾球,一个还没吃呢,就莫名其妙的回来了,辛劳半天的成果,全便宜了那仨人。


送走毕忠良回来接应的陈深,感觉现场气氛有些微妙。


 


104


谭局家中有急事,要请几天假,招了林涛来交代工作。


林涛:谭局,您这是要去哪啊,这么兴师动众的。


谭局拿出抽屉里的一本老相册,用干净的棉布把封面擦了又擦:去香港,迁坟。


他拿出一张照片给林涛看,纸张泛黄,有些年头了。照片里两个中年女子身着民国服饰,长相相仿,颇有风韵。


谭局有些感慨,这张照片里一位是他的外婆,另一位是外婆的妹妹。他从小跟着外婆长大,但是却很少听她提到过这位姨婆,关于她的一切,似乎是家族里的禁忌。那个年代,总是有很多不能言说的秘密。


林涛很是能体会谭局的心情,毕竟他亲身经历了一回。林涛把照片递回去:现在是找到他们的线索了?


谭局把相册锁好,站起身来整整衣服:“对,我去接他们回家。”


 


105


李大宝再吃货,也不敢真的从苏三省嘴里抢食。于是在傅子遇把一整盘虾球吃完之后,她才发现这厮已经不是苏三省了。


傅子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李大宝:……


秦明翻了一页书。


傅子遇擦擦嘴,把来之前那边的情况讲了。


李大宝惊的扔了盘子,差点儿砸到刚进门的林涛。


秦明一页书看了好久没动弹,傅子遇感受到了一股杀气。急忙赶在林涛弄清楚状况、遭遇龙番三连杀之前,把话一股脑说完。


傅子遇:我本来是很担心苏三省回去以后真的埋了唐山海,但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了。谭局应该跟你们说过,我来龙番是有事找秦科长。


秦明放下书:然后?


傅子遇说道:我有个在香港当律师的朋友,他的事务所有一位90年代初去世的客户,临终前留下遗嘱要求一定要在2017年把他们一家的骨灰带回大陆安葬,接收人的姓名地址都写的清清楚楚,就是龙番警局,秦明。


李大宝一拍手:哦呦~90年代初,香港还没回归呢,想不到老秦你还有海外关系呐!


林涛听着走向有点不对,怎么又是香港?老秦孤家寡人一个,最亲的人就是自己,哪还有别的亲戚。


秦明也有些意外:对方叫什么?


他们的名字是——


唐明,陈涛,徐大宝。


傅子遇深吸一口气,或许从今天开始,他也要开始去寻找某个人的踪迹。毕竟生命中的每一场邂逅与重逢,都值得追寻和铭记。


山河万里,魂归来兮。


 


-主线完结-




段子写了105,终于执着的把76号几人最后的结局写了出来。一个段子手执着走剧情,也是拼了。不会写be,所以每个人的结局都比较圆满。希望不会有人怼我三观不正,给处座安排了个还不错的结果。毕竟在我的故事里,他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ooc属于我。


还有糖堆和陈怼,我认为对于那年代的地下工作者来说,在暴风骤雨来临之前,能远走高飞,是最童话般完美的结局。So,原谅我的私心吧。


主线走完,之后会接着写一些番外小段子,比如苏怼的龙番之旅什么的,不写出来有点可惜(虽然不一定真的能写出来)


从1月1日,到4月24日,从1到105,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鼓励!比心!


 



评论

热度(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