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仵作秦明,三

桃毛仙:

#前文是“老张的帽子为什么不会掉”,这是画皮妖精系列的前世。


#欧欧西和瞎几把吹都是我的。


#略微有点林秦……吧?


 


 


三,


 


龙番县有好几年没有县官,自从前两任谭县令和王县令双双暴毙,便空悬日久。朝廷有意彻查此事,委派了小有名气的推官秦明上任。


秦明本不欲多管闲事,可是听地方上递交的文书中有颇多怪谈,林涛又中了邪术,就想着,也好,便应了举荐,到大理寺报道。


 


 


同朝为官,总不能骑自己的同僚吧。于是,山中猎户就见一只黑斑狸花猫,团在驴背上打盹儿,那猫还抱着一小罐骨灰坛,睡的翻出白花花的肚皮。驴也不打绺儿,自己认道,盘着山路,往龙番县城而去。


猫骑驴,就不算欺压同僚。


 


 


接连两任县令枉死,龙番县空悬县令一职经年,多由里正或县上的孝廉代为处理县城事物,县衙有书吏操持,一时无甚大事。得知秦明上任,都来城外迎接。



秦明厌恶那些繁文缛节,不欲相见,一驴一猫,外加一个骨灰罐头,众目睽睽之下,悠然自得的进了城。


 


挑了个无人的小巷子,狸花猫跃上墙头,脖子里的小罐撞在瓦上“呯呯”响,张小昀说道:“狴犴爷爷小心些!”



秦明看了眼骨灰坛,猫胡子抖了抖,他从脖子上解下罐子,从墙头往地上一摔,呯的四分五裂,罐中骨灰被风一吹,扬起白尘。


张小昀急哭了,叫道:“狴犴爷爷饶命!我要被风吹走啦……”




“不许叫我爷爷!本官是县令!"




狸花猫捏了个定字诀,那团粉末凝成一体,显出一副白花花、纤细匀亭的骨架,骨架上不久生出血肉,只是皮已被剥去,表层体脂也被焚烧,黑乎乎、血淋淋,连骨带肉,那样子实在不怎么好看,秦明拿猫爪捂着脸,不忍直视……




秦明扭头看到墙里人家有客堂,堂中有张八仙桌,八仙桌后正堂上贴着一幅《和合二仙》。




借来一用!




有借有还!




这家人求子心切,秦明在这户人家屋脊上种了一朵往生草,给他们渡来一个转世的孩童,算是《和合二仙》图的还礼。




 


秦明叼着《和合二仙》图,平摊在地,召来驴子和那副惨不忍睹的血肉骨架,布下方寸结界。狸花猫眼如炬电,他口中喵呜喵呜的念着咒语,和合二仙自画中升起,变作两幅皮囊,驴子显了人形,虽口不能言,但好歹是个人样。至于那副血肉骨架,套上皮囊倒也正好,只是…………


 


这是两个袒胸露乳、穿开裆裤的小屁孩!


 



林涛气的把皮囊脱下来甩在地上,打了火折子将树枝烧成碳条儿,往皮囊上添加几笔,画成个二十五、六上下,留着一撮小胡子的年轻人,这才心满意足的套上。口里念念有词,还是自己原本的面貌长的俊俏,难描难画,唉……


张小昀羞红了脸,捂着半截露在外面的屁股蛋子,不知所措。他就着地上的水沟倒映,看到自己一张娃娃脸,便给自己捏了几下,稍似生前摸样,又捡起林涛丢弃的碳条,往鼻尖上点了颗小痣,左右看看,还算满意。


 



“这副画皮能用到几时?”林涛问道。


“凑合着用,四五六七日吧!”秦明说道。


“之后呢?再去揭一张《和合二仙》?”


“你想得美,这张《和合二仙》是名家手笔,才好给你们化做皮囊,能顶四五六七日用,用完你们就去各户门上揭门神吧!”


“门神?”


“对啊,秦叔宝和尉迟恭!”


林涛和张小昀面面相觑,他们谁也不喜欢那副凶神恶煞的嘴脸。



民间相传,唐太宗李世民因玄武门之变,弑杀两位手足,深夜自责害怕,秦琼和尉迟敬德便为他彻夜守门,太宗皇帝体恤属下辛劳,让画师绘制二人画像贴在门上,以画代人,画的越是凶恶越是能够震慑索命亡魂。


是以,历来门神,都不怎么好看。


 




 


秦明站在墙上,远远的看到城中有座酒楼,酒旗上面四条幌子,迎风招展,酒楼高大阔气。想必那就是城中首富姚大春开的“瑶仙酒楼”。


“从管家吴品才手中将你高价买去做填房的那个富商,可是叫姚大春?”秦明问道。


“正是!”张小昀点点头。


“我们去会会那个姚大春,我觉得一并怪事,都从他府上而起!”


狸花猫从墙头越下,四下无人,黑狸花摇身一变,便是个玉树临风的俊俏青年。



张小昀若有所思,秦明问道:“有何疑窦?但说无妨。”



张小昀说道:“方才秦大人说,一并怪事,皆从姚府而起,小民倒是想起,那日被姚大春强买强卖,塞进坐轿里,刚进角门就遇上了怪事……”


“说下去!”


“有个人撞进我轿中,那是个妇人,生的异常美貌妖娆,我吃了一惊,慌忙推开她,从轿中挣扎着逃出来————原本我被捆着手脚,是那美貌妇人替我解开的。可我摔出轿外,却不见了那妇人,轿夫也都说不曾见什么妇人,我只当自己眼花。”


“你既然清楚记得那是个妇人,又记得她生的美貌妖娆,应当不是你的臆想才对。之后呢,可有什么异状?”


“之后……姚大春的老婆,忽然跑到角门处大闹,说狐狸精又回来了云云,然后指着我尖叫起来……再之后,便将我赶出门了。”



秦明细想了下,随即言道:“我们先去“瑶仙酒楼”吃顿好酒好菜。”


 


 


 


说是这么说,可是当龙番县令秦明老爷拿到瑶仙酒楼的菜单时,脸上露出尴尬的微笑。在店小二的再三请单下,点了一盘花生米,一碟拍黄瓜,以及…………三大碗白米饭。


 


 


 


(未完待续)


 


*猫骑驴是兔神柳太太点的梗……


 

评论

热度(54)

  1. 你未亡我未央桃毛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