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秦明x何安宁】

一只小由:

小法医拐走小画家的故事
-----

秦明是在去S市协助办案时认识何安宁的。

那天秦明尸检过后问S市刑警队长:“这个案子有目击者?我想询问他一些案发过程的细节。”

队长说好,然后又挠头补充道:“秦法医,我们去他家一趟吧。”

秦明眼睛都没抬一下:“不能请他过来?”

队长说:“他有点……行动不方便……”

于是秦明跟着刑警队长去了目击证人家。开门的是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眉清目秀。他见到刑警队一行人,忙移开轮椅请他们进屋。

这人便是何安宁。

“何先生,这是秦明秦法医,想来问你一些关于案子的问题。”队长介绍道。

秦明暗暗打量了一番何安宁,瞟到他那隐隐露出的细瘦的小腿和脚踝,就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体情况。

秦明问了何安宁几个细节。他发现何安宁不仅回答得清晰,还回答得专业,一连用了好几个专业词汇,准确表达出秦明想知道的信息。秦明想,跟懂的人交流就是不费劲,然后脱口而出:“你是学医的?”

“我是学美术的,” 何安宁不好意思地笑了。

“哦,” 秦明这才注意到他家墙上挂了大大小小风格各异的画,“看出来了。”

-----

这案子的确复杂,还牵扯上了多年前在龙番市发生的一起悬案,不然S市也不会请冷面法医秦明同志跨越大半个中国前来协助。何安宁作为关键证人,又是秦明少有的认为头脑清晰的人,一来二去也算是和秦明熟络了起来。

后来秦明看到何安宁的档案,才知道原来他也是龙番人。有一次便问他什么时候来S市的。何安宁说前几年跟女朋友来的。

“女朋友呢?”

“后来我出车祸受伤了,就跟她分手了。”

秦明默不作声,半晌才又问:“那谁照顾你?”

何安宁摊手,表示他这不是把自己照顾的挺好的。然后看秦明依然皱着眉头,才补充道:“我有个表姐也在这,不忙的时候会来帮帮忙。”

“哦。” 秦明陷入深思。

-----

历尽千辛万苦,案子告破,凶手伏法。秦明来跟何安宁道谢加告别。离开时走到门口他突然回过头问何安宁:“嗯……你想不想回龙番?”

何安宁脱口而出说想,但声音又一下子黯淡下去:“我在那里已经没有亲人了。”

我也没有,秦明想。然后他说:“我可以照顾你啊,我好歹……好歹也是个学医的。”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何安宁跟秦明踏上了S市回龙番的飞机。

-----

秦明很少关心何安宁画的什么,他也看不懂。何安宁把画拿给他看的时候他也只说得出“挺像的”。

有一次他无意中发现,除了给他看过的那些,何安宁还画了好多盘亮条顺的帅气法医。
一定是秦明本明没错了。

可这叉着腰仰着头的小公举是谁!

“何安宁我做过这个动作?” 秦明刚想质问何安宁,双手无意识地叉起腰来。

何安宁摇着轮椅从屋里出来:“喏,你别动。”

秦明无语。

放下手,放下画,秦明那一整天觉得胳膊往哪儿放都别扭。

-----

秦法医一忙起来就没谱了。大多数时候还好,但总有被他那乌鸦嘴说中然后加班加点的苦日子。在一整星期不分昼夜的工作后,终于算是闲下来的秦明答应下班后给何安宁做晚饭。

下午五点,秦明问何安宁可不可以改成打饭回家,何安宁说好。

晚上八点,已经饿的眼冒金星的何安宁开门迎接提着两个饭盒的秦明。“对不起,” 秦明很认真地道歉解释,“快下班的时候抓了一群打架的小混混,做伤情鉴定,又要给家属解释一番……”

说完抬头一看何安宁早就扒开饭盒大口吃起来。

秦明坐在他对面不紧不慢的舀了一口汤喝,说:“你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胃口,看来以后得饿着你。”

何安宁瞪他一眼:“是谁说食不言寝不语来着!”

秦明不再说话了。吃完饭收拾桌子的时候对何安宁说:“以后我回来晚了你自己叫外卖啊,不要等我了。”

“等你一会儿没事的。”何安宁笑道。

秦明轻轻摇头道:“你身体要紧。”

-----

一日饭后何安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秦明一如既往在后面的书桌上写日记。

“何安宁?”
“嗯?”
“你转过来一下。”
“嗯……” 何安宁没有反应,心不在焉地应着。电视里演到关键处,他正紧盯着电视,无心和秦明搭话。

“你居然看丧尸片?” 秦明瞟了一眼电视里的内容,不屑地说,“都是假的,自己吓唬自己而已。” 说罢又幽幽地来了一句:“这个片子我看过,这是男主给女主的生日惊喜。”

话音刚落,电视里传来生日歌,男主一半脸化的僵尸妆,两手举着生日蛋糕出现在女主面前。女主的内心是想打人的。

“剧透可耻啊秦明同志!” 何安宁这才转过头,“诶你不是说你不看这种片么?”

“我刚才想告诉你,你刘海该剪了,” 秦明没答他,自顾自地说,“都挡眼睛了还看的下去电视?该剪剪了哪天我……”

“别别别,” 何安宁捂住自己的刘海,“这是我的style好吗!”

然后他猛然反应过来:“等等,秦明你除了会解剖会做西服还会剪头发?”

“不是,”秦明说,“我说哪天我让小区门口理发店的陈师傅给你剪剪。”

-----

不知不觉间,何安宁跟秦明回到龙番已经整整一年。他经常庆幸自己在那天目睹了一起凶杀案而认识秦明,因为是秦明将他从受伤后万念俱灰的生活中解救出来。当他认为生命中所有美好都随着他双腿的知觉一起消失的时候,秦明出现了。

可这一天秦明似乎又加班了。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明明答应何安宁带他下馆子庆祝一起生活的一周年。

何安宁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在他好几个小时联系不上秦明的时候,他开始尝试联系秦明的同事。一连几个无人接听的电话让何安宁认定一定有反常。终于,警队实习法医的电话通了。

“秦明又在加班吗?”

“何先生……我师傅他……出事了……”

何安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他看到隔离室里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的秦明时大脑一片空白。听他们说秦明是在解剖尸体后头晕发热,疑似感染烈性传染病。

何安宁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不可能。他守在病房外不肯离开。秦明不会有事的。

直到半夜,何安宁开始感到不适。疲惫,担心, 加上长时间固定的姿势,剧烈的疼痛渐渐蔓延全身。何安宁死撑在轮椅扶手上,眉头紧锁,无力地等待这痛感消失。

后来他是被警队的人强行送回家的。虽然他此时不愿离开秦明一秒,但到底是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第二天一早,何安宁再次来到医院。幸运的是秦明已被确认没有感染传染病,可他依然处在沉沉的昏迷中。

何安宁摇着轮椅到秦明床前,看着他苍白的面颊一瞬间流下眼泪。他握着秦明的手啜泣道:

“秦明,你醒来好不好?”

“我不再不好好吃饭了。我知道你逼我吃是为我好,以后我再难受也得吃下去……”

“我也不穿破洞裤不露脚踝了。你说的没错,要是着凉了就不好了……”

“还有刘海,我剪还不行嘛……”

“画你的小动作,做你的表情包,你要是不喜欢,我回去全都删掉……”

“我只求你快点醒来,你想我怎样都可以……”

“有时我对你发脾气,但其实那是我在生我自己的气……”

“我觉得我就是个累赘,是我总在拖累你……”

“要不,” 何安宁说到这里抬起头,“要不我走吧。我回S市,这样你就不用再照顾我了。你是个法医,你是要替死人说话的。我呢,我只是……”

后半句自暴自弃的字眼还没说出来,何安宁只觉自己的手反被握住。秦明虚弱地睁开眼睛,环视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何安宁满是泪水的脸上。

“安宁……别走……”

-----

评论

热度(93)

  1. 茉莉小傻小由x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