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秦明×裴尚轩】夏时

偏安东隅:

521贺文。
————————————————————————————
今日风和,地板上柔软的光映着窗口纷纷然的柳絮,秦明卧在沙发上小憩。
裴尚轩还没放学,桌上的菜散着热意。


秦明梦到裴尚轩。


梦里绿树的阴翳下影影绰绰一个骑车的影子,一晃一晃地踩着脚蹬。
夏日的太阳灿烂又灼热。
自行车不疾不徐地晃到眼前,清凉地打了个响指。
“是秦叔叔吧,我是裴尚轩。”


沙发上有点硬,他有些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片刻里裴尚轩刘海上沾了撮雪,在雪地里窜来窜去,一会儿蹦回来捂住他的围巾,哈气一团团地往外跑。
“裴尚轩。”他开口,见裴尚轩转头朝他笑,“别乱跑了。”
“哎,哥。”裴尚轩又把围巾攥紧了点。


有点不对。秦明想不出来。是哪不对呢。
他的画面有点寡淡。
不过裴尚轩总说,他做的菜也很寡淡。
总之整个人都寡淡,没点热气,杵在夏天里可能是个冰柜,喷出来的漱口水都会是冰渣子的那种。
他一本正经说这话的时候大宝在旁边笑了,摇摆着头说原来我们秦科长是寒冰射手啊,专打僵尸。
裴尚轩就戴着鞋套在办公室里原地蹦,说本僵尸要秦科长的菜园,有胡萝卜的不要。
秦明拿着手术刀暼他一眼,说僵尸不可怕,反正可以解剖。


秦科长挺久没做梦了,梦做到这已经很不易,他有点想不清楚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裴尚轩那小子挺混账的。


其实秦明没说,他一直觉得父母死时候那天的雨也挺混账的,他趴在地上回暖了好久,才抱着双臂打战着回家。
哪怕是个晴天也好啊。
他一直想。
鲜血,冰冷,雷声,风马牛不相及的。
虽然父亲告诉他,僵硬了的尸体也会说话,但是那时候的他却没有和父母尸体沟通的能力,只能在尸检报告出来以后死死地扣住手心。
所以才会一直耿耿于怀。


门外传来敲门声,秦明捂着眉心,睁开了眼睛。
是林涛。
林涛看到桌上的饭菜,坐下来询问秦明可不可以吃,秦明点头,也坐到餐桌上,却没动筷。
林涛大口大口地扒饭,半晌停下来说“秦明,你父母的案子结了。”
秦明点头。
“那个女人我们也抓到了,在审讯室里,等着什么时候你过去了我们再审。”
秦明还是点头。
林涛看着老友,眼睛中藏了点无能为力的急躁“要不,今天就去?”
“不了,今天我还有事,下次再说吧。”秦明又去厨房盛了一碗饭搁在桌上“要是急的话不必等我,你们先审吧。”
林涛于是走出门,他回头望了一眼秦明,说“秦明,今天的饭味道不错。”
秦明一直木着的脸笑了一下,说“加了点盐,裴尚轩一直嚷着菜太淡。”


秦明又做梦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多梦,裴尚轩跟他说今天去朋友家,不回来吃,还在微信里发了个有点智障的呲牙笑表情。
这次他梦到裴尚轩看电视,里面的声音很吵闹,裴尚轩拿着袋薯片看得津津有味,他往里瞄了一眼,是本市逮捕重大连环杀人犯的新闻。
不对。裴尚轩看的不是这个。
他想跟裴尚轩说话,一瞄沙发,发现沙发是空的,电视里女声还在播报,他来不及关,在电视的背景音里拿上风衣跑出了门,大喊裴尚轩。
裴尚轩没答应。
天气挺晴朗的,让他有一种错觉,好像下一秒那个身影就会从旁边跑过来。
不对。秦明想。这一定是做梦。
然后秦明醒了。
外面又下起了雨,秦明在雨声中拿起手机,看裴尚轩去同学家玩的微信。
还好。


第二天秦明起了个大早,想了想做了一人份的早餐,收拾好吃完上班去了。
审讯室里还坐着那个女人,看见他路过就狰狞地笑,一副用力过猛的样子。
他突然有点好奇,她有什么可得意的。


秦明坐在她对面,她有些疯狂地前倾身子,故作神秘地说“怎么样?”
秦明皱眉“什么怎么样。”
那女人露出一点慌乱的神色,但是很快又镇静下来“我不信。”
“你不信什么。”
“你明明很痛苦,我不可能弄错。”
“什么痛苦。”秦明更加疑惑了。
“你”那女人噎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指着秦明大笑“你不会是受刺激到忘了吧。”
秦明有点恍惚中的了然,他拿出手机,看见的还是裴尚轩说去同学家玩的微信。
他又镇定下来。
对面的女人有些匪夷所思他的行为,不过很快又笑起来,笑到脱力的时候开始抽噎,“这么说来,我们倒是有些同病相怜。”
“我不跟杀人凶手同病相怜。”
“你说我是杀人凶手。”那女人突然抬头望他,有些神经质地逼问“那你说,我杀了谁。”
秦明用力地回想,脑中却一片混沌。
“我杀了那孩子。”女人望着他的表情“一枪毙命。”
“哪个孩子。”
“你说呢。”
秦明攥紧了自己的手机。
“别自欺欺人了。”对面的声音又笑起来,笑中还带了一点说不出来的怜悯“那天我就在那孩子身后,看着他发的。”
手机上显示着日期,是三天前。


秦明躺在家里,外面的雷雨不停,闪电噼里啪啦地往下砸。
裴尚轩第一次发现他怕下雨的时候跟他说“哥,你怕放鞭炮吗。你把打雷当成放鞭炮,就不怕了。”
其实秦明想说,他也怕,因为鞭炮声太像打雷,是专发明来驱他这种年兽的。
但是想起过年的时候裴尚轩在门口喜气洋洋地放了一串,他没怕,反而笑着看,就摇了摇头。
那是裴尚轩和他过的第一个新年。


秦明于是就把外面的雷声当成裴尚轩在放鞭炮。
他似乎看到裴尚轩从门口进来,开开心心地换了鞋,对他说新年快乐。
他记得他好像笑了。
其实不是因为新年,也不是因为鞭炮,是因为有裴尚轩。
他从沙发上起来,到咖啡机前倒了一把咖啡豆,靠在橱柜上等着。
他好像有点想起来那天作僵尸状的裴尚轩跟他说什么了。
裴尚轩跟他说“差点忘了,哥,你不信鬼神的。”
秦明有些勉强地扯扯嘴角,恍惚间裴尚轩又在他面前笑开。
“哥,你别担心,我也不信。”

评论(1)

热度(23)

  1. 你未亡我未央扪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