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润玉邝露(终)

北流:

她生来就知道,她会是天地间最尊贵的女人,她是将来的天后。


“一两万岁的老人家,谁爱去谁去。”邝露愤愤不平。


“那是天帝。”


“天帝又如何?我就是不喜欢!”邝露就是个牛脾气,说一是一,说不通自己老爹太巳仙人就干脆自己跑了。


湖畔,星光,她躲在大石后头,看着湖中逶迤的银色龙尾,目眩神迷,那人一身白衣,姿态闲适优雅。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邝露捂脸,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要是能天天看到他就好了。


“不行不行,虽然天帝是个老东西,但是我也不能给他戴绿帽子!”邝露一咬牙,转身就跑,再看一眼就是犯罪啊!万一她一个忍不住……罪过罪过!!


“谁?”


听见声音,邝露跑得更快了,“笨死了!”邝露反应过来,她可是仙女啊,她可以飞啊!


可是,龙也可以飞的啊(*/∇\*)


那人白衣风流,瞬间迷了邝露的眼。


“这位……仙子,实在抱歉吓到仙子了。”那人说的真心实意,反而是邝露不好意思了。


“那个……不是吓到,是太好看了……”邝露低下头,不敢看那人。


“好看?”那人愣了愣。


“特别特别好看!如果不是我已经有婚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邝露捂脸。


“那仙子何故如此惊惶?”那人笑了,本就温柔磁性的声音,越发好听,直叫邝露跟着心颤。


“你!你离我远点!我告诉你,我可是有婚约的人,虽然是个两万岁的老头子,但是退婚之前我也不能乱来!”


“老头子?”


“唉,你别管了,我……你叫什么,等我退婚了我去找你可以吗?”邝露从指缝中偷窥那人,漂亮精致到不可思议的眉眼,温润柔和,笑意醉人。


“小仙……表字润玉,还未请教仙子芳名。”


“润玉?”邝露咀嚼着这两字,细细品味,笑容甜蜜,“不对,天界怎么可能有人敢叫这个名字!”这可是……


“小仙不才,便是那个两万岁的老人家。”润玉一挑眉,“不知仙子可以告诉我你的芳名了吗?”


“……”


“还有,我现在也才刚满一万一千岁。”


“咳咳……邝露,叩见陛下。”


“邝露。”


“陛下。”


“邝露。”


“陛下?”


“邝露。”


“陛下!”


“叫我润玉。”

评论

热度(105)

  1. 你未亡我未央北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