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旭润】 万万没想到,我把弟弟养歪了 3(旭凤很有骨气,莫挨老子!)

温珩燊:

润玉受到了惊吓,很大的惊吓。

一天中,他经历了死亡,复生,回溯时光,这会儿,还亲眼见到自己弟弟从翱翔九天的尊贵凤凰变成了,成了……一只毛茸茸想让他抓在手里捏一捏的小黄鸡。

虽然他确实这么做了。

“旭凤你,你怎么,你不是,难道,”润玉惊得语无伦次。不过,旭凤这样子实在可爱,摸起来也好软。

“叽叽,叽叽叽,叽(这可就说来话长了,毕竟是我们凤凰一族的秘密,兄长摸够了吗?)”小黄鸡被润玉抓在手里任他揉捏,深感自己凤凰的威严不保,脑袋一歪,从润玉手中跳上他肩膀,但因为体型原因,差点没站稳摔下去。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我们凤凰一族,刚涅槃时候的灵力是最为纯粹的,达到混沌级别,但也就因为这样,一旦在涅槃后把灵力耗尽,就会化形迷惑敌人来保护自己,嘁,谁知道我会化成这样。)”旭凤不满意地抖了抖自己的小翅膀。

“那,怎么恢复?”润玉见旭凤这可爱的样子,努力憋笑。

“叽叽,叽叽,叽叽(只能慢慢吸取天地灵气了,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小黄鸡垂下小脑袋。

润玉一个没忍住,又摸了旭凤的头一下。好软。润玉感叹道。

“夜神殿下!”燎原君见那黑衣人跑得飞快,自知是追不上了,中途折返,回到栖梧宫却并没有见到旭凤。“敢问夜神殿下,火神殿下他?”

“哦,旭凤啊,他在,”

“叽叽!(兄长!别说!)”一声凄厉的鸡叫响起,把燎原君吓了一跳。咦?夜神殿下的肩膀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可爱的小东西?

燎原君想摸一摸,他伸出手,润玉也不阻止,肩膀上的小东西倒是转过身,用屁股背对着燎原君,向他无声地表达着他的意愿:莫挨老子!

“小家伙还挺有脾气的哈。”燎原君伸回手,不给摸就不给摸,谁稀罕。

“旭凤,他,他在……他去找母神了。”润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把天后搬出来。

“夜神殿下有无大碍?”燎原君得知火神去找了天后,悬着的心才放下,想起冰凌伤了润玉,问道。

这时候才想起来关心兄长,早些时候干嘛去了?燎原君发现小黄鸡又转过来,一双眼睛瞪的很大,怒气冲冲看着自己。

这小东西真奇怪。

“无碍,劳烦燎原君挂心了。现下旭凤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的,我便先回璇玑宫了。”

“夜神殿下慢走。”啧,那小鸡崽怎么还盯着我,怪瘆人的。




“旭凤,”润玉抬手挡住旭凤视线。“你老盯着燎原君做什么?他不可能会和那黑衣人里应外合。”

“叽叽,叽叽,叽叽(我不是担心这个,燎原君的忠心我是明白的,只是他也太不尊重兄长了。)”况且他还看见了我这个样子。旭凤站得累了,靠着兄长的脖颈,干脆一屁股坐下。

“没事,我自小便有许多人不喜欢,也不怕多这一个。”

“叽!(我喜欢!)”旭凤立即表态。

润玉被他逗笑了,伸手点了一下他圆圆的小脑袋:“我知道。”

旭凤,当初的你我,也曾这般要好。谁又能料到后来发生的事会将你我推得越来越远。

我不争了,旭凤,我不知道回溯时光后,那些无奈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愿日后你我感情不要再生分了。




荼姚感觉心里闷得慌,燎原君来报说旭凤找自己来了,可她并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她坐不住准备要去找太微,神色一恍惚,她看见一个明黄色的小东西在朝自己,怎么说呢,飞奔过来?荼姚还在想这是哪个仙侍养的宠物,就发现,那小小的一团,不正是自己的儿子旭凤?

“旭凤,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荼姚摒退众人,把旭凤放在桌上,问他。

“叽叽叽(母神,说来话长了。)”荼姚正襟危坐,等着旭凤下文。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我涅槃时遭一黑衣人偷袭,兄长为我挡住攻击受了伤,我为他治疗,就成这样了。)”

“你涅槃时栖梧宫可是戒备森严,怎么会混进黑衣人?莫不是润玉那厮,”荼姚恶狠狠道。

“叽,叽叽,叽叽叽(母神,兄长绝不会伤我。不过我现在这副模样,是不能见人的。我来是跟母神说一声,这些天我都会在兄长那里住下。)”

“他瞧见你这样了?”

“叽(是。)”

“你把我们凤凰的秘密告诉他了?”

“叽(是。)”

“糊涂!旭凤,这可是我们保命的秘密,你怎么就这么轻易告诉他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就此来加害你我母子二人。”

“叽叽叽,叽叽(母神多虑了,我相信兄长。时候不早了,旁人那里还需母神代为打点,旭凤告退。)”小黄鸡跳下桌,撒起脚丫狂奔,不一会儿就溜得没影了。

荼姚对自己儿子不争气的态度恨铁不成钢,又无可奈何,差人向太微报备,旭凤涅槃成功,去往人间寻洞府精固灵力,不知归期何时。




天后将一切打点妥当后,旭凤就在璇玑宫住下了。

来璇玑宫的仙侍们也明显多了起来,不用想就知道,他们是为夜神殿下肩膀上那只小黄鸡而来。他们想知道究竟是怎样一只神奇的小黄鸡能入得了一向清冷的夜神殿下的眼,都宠爱到任由他在自己肩膀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地步,要知道,夜神殿下最喜清净。

结果却令他们大失所望,夜神殿下甚是宠爱的也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黄鸡,毛色甚至比之人间上佳品种的还要差几分。

众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讨论的话语一字不落被旭凤听进去,把旭凤气得七窍生烟。直言真是落魄凤凰不如鸡,润玉耳朵都要被他磨出茧子来。

倒也奇怪,润玉能听懂旭凤在说些什么,换作是别人,听在耳里的也就只是叽叽叽的声音,荼姚同为凤凰能听懂不奇怪,而润玉与旭凤不是同族也能听懂,旭凤奇怪过几次,荼姚也在他耳边煽风点火,最后都被旭凤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解释揭过。

就这么待了几日,旭凤灵海内终于聚起涓流大小的灵力,再过不了几天就可以恢复了。然而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这一夜润玉睡得极不安稳,旭凤睡梦中被润玉翻身的动作吵醒,他尝试叫了几次润玉,都没有反应,润玉眉头紧皱,似是被魇住了。

旭凤用喙轻啄润玉手臂,试图用疼痛将他叫醒,润玉抬手将他压住,他用了一半的力气才终于逃脱润玉的魔掌,大口大口呼吸着这得来不易的新鲜空气,旭凤报复性地想,早晚有一天,我也要让兄长尝尝被压在身下不得动弹的滋味。

正想着,旭凤听到润玉的梦呓,隐隐带着哭腔。

“旭凤,我就这一次对不起你。”

“旭凤,你不要怪我,对不起。”

“娘,娘!你别睡,你别睡。”

“我有罪,我有罪!”

糟了,兄长被梦魇住了!旭凤又叫了润玉几声,润玉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旭凤无奈,催动体内所有灵力,化为人形,将润玉轻轻抱在怀里。

“兄长,兄长醒醒。”润玉没有反应。

“兄长,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不怪你。你没有罪,你没有错。”润玉眼皮颤了颤。眼角聚起一颗泪珠,顺着脸庞滑下,落到旭凤手臂上,滚烫。

“我没有错?”梦呓还在继续。

“你没有错,你没有对不起旭凤,没有。”旭凤贴着润玉的耳边轻轻低喃。

这句话仿佛一颗定心丸,润玉从梦魇中脱出,很快安稳下来,只是仍不醒。

泪痕还印在脸上,旭凤为润玉擦去泪痕,润玉本能地将旭凤作为依靠,抱着旭凤的腰,沉沉睡去,嘴里还喃喃道:“旭凤不怪我,我没有错……”

这模样惹得旭凤一阵心疼,兄长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害得他脆弱成这样?

记忆里兄长任何时候都是刚强的,云淡风轻,何时这样脆弱过?怀中的身体轻得不可思议,仿佛一捏就碎……我绝对要保护好兄长。旭凤心中暗暗发誓。

这样脆弱的兄长,绝不能让别人看见。




旭凤当然不知道,他那报复性地想法会有一天真的实现了(ಡωಡ)



评论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