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如梦令*6*(天后凉凉在线骂儿子)

陌上青桑:

  丹朱觉得,或许他可以提前退休过幸福的晚年生活,这几天心脏遭受到的冲击比过去几万年还要多,瞅瞅一边满脸怒容的“润玉”,再看看另一边一脸淡然喝茶的“旭凤”,不由得在心里埋怨起装死的小锦觅,死丫头知道自己闯祸了,登时变成一颗葡萄躲在果盘里装死不出来了,独留他面对两个苦主。
  “那个,凤娃啊……”
  “旭凤”放下茶杯,“叔父,我是润玉。”
  “哦,对对对,你是润玉。”急忙转向另一边,“你才是凤娃。”
  “凤娃啊,不是叔父不帮你们,也不是叔父想看你们笑话,这转灵绳是鸿蒙初期孕育而出的圣物,根本不是叔父我一介小神能控制得了的啊。”
  “那怎么办?”旭凤急了,这叫怎么一回事,一觉醒来发现我变成我哥了,还得对着自己的脸叫兄长,旭凤觉得自己整只鸟都不好了。
  “别急别急,这转灵绳少说也得几十万岁,应该也到了出毛病的时候了,指不定明天早上起来,你们就换回去了呢,给叔父点时间,我去省经阁翻翻典籍,看有没有办法,在我想出办法之前,就委屈你们两个,先做一段时间对方吧。”
  “对的,对的,小鱼仙倌,凤凰,我这段时间一定好好帮你们打掩护。”锦觅突然蹦了出来,旭凤狠狠瞪了她一眼,还不都是你害得。
  锦觅并不害怕,小鱼仙倌的脸,哪怕是生气瞪人,杀伤力也不大,死凤凰,老是用小鱼仙倌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奇怪的事情……凤凰不会趁机……不会不会,凤凰不是那种人,可他真的不是那种人吗?
  旭凤自然不知道锦觅内心的想法,他只发觉锦觅的脸变得青青白白,看自己的眼光也变得甚是诡异。
  “兄长,可否感到体内不适?”
  “并未,只是能够使用的灵力不足平时的一成,我眼下最担心的并非这个,而是……”
  两人元神互换一事目前只有四个人知道,这段日子,最好是能不出门就别出门,见到的人那是越少越好,可是偏偏……斗姆元君道诞在即,斗姆元君早已飞升,可是不知道哪一代天帝感念其点化之恩,每每在斗姆元君得道之日,宴请诸仙,命令凡是在编神仙,必须出席盛宴。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润玉,你先教教凤娃怎么司夜吧,今天晚上可是没有雨的,凤娃伤还没好,暂时用不着去校场练兵。”丹朱叹了口气,往省经阁去了,生活还是对他这只小狐狸下手了。
  “我们……开始吧。”
  “……好。”
  旭凤不笨,相反,他很聪明,可是他的聪明全用在了练武和用兵上,在读书上,能认字,没当个文盲已经很好了,如今要他用一个下午的时间速成星蕴轨相,八卦捌宿,直把他逼得想去跳临渊台。
  “东方苍龙七宿属木,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北方玄武七宿属水: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貐;西方白虎七宿属金:奎木狼,楼土狗,胃土彘,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
南方朱雀七宿属火: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 
  “兄长,你饶了我吧,我实在是记不住啊。” 
  润玉放下书,“那怎么办?”
  “今天晚上我们一块去布星台,当弟弟的陪兄长一块值夜,想来旁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好吧。”润玉不动声色的应下旭凤的请求,估摸着明日该有一场大戏要唱了。
  第二日,火神陪夜神一块在布星台值夜的消息在天界不胫而走。
  旭凤被天后派人叫到紫方云宫,刚进门,就感觉一道阴毒的目光射向自己。
  “儿臣参见母神。”
  “夜神这些年倒是越发的不长进了,前几日本座不过给了你一点小小的惩戒,就身虚体弱到要人陪着才能布星挂夜了?”
  小小的惩戒?在母神的眼里,用琉璃净火只能算是小小的惩戒吗?旭凤有心争辩几句,可是他现在占着的是润玉的身体。
  “旭儿伤势未好,你就迫不及待的带着他到布星台上陪你一块吹冷风,你是不是想害死他?上次那件事,陛下是不追究了,可本座却是一定要追究到底的,本座倒要看看,你这皮囊下隐藏的狼子野心能藏多久。”
  “母神误会了,润玉与旭凤同为母神的孩子,怎会做出手足相残之事呢,请母神明察。”
  “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要不是你上次提到花界,提到那个贱人,储君之位早就是旭儿的了,天生的贱骨头果然到哪儿都一样。”
  听着荼姚刀子似的言语剐在身上,旭凤觉得很难受,这些话,他一个局外人都听不下去,一向慈祥,温柔的母神怎么会说出如此刻薄,恶毒的言语来,侮辱的对象还是他的兄长,他知母神素来对兄长心存偏见,可此等剜心之言,旭凤觉得他不能接受。
  “算了,去南天门外跪四个时辰,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了。”
  润玉在南天门外找到旭凤的时候,他正傻呆呆的跪在那里,背倒是挺的笔直,可是怎么看都觉得他在放空。
  “起来吧,天界的人总还是要卖火神殿下一个面子的,不会告诉母神的。”
  旭凤不为所动。
  润玉叹了口气,伸手把旭凤拽了起来,“跪上瘾了不成,母神如果说了不好听的话,那也是说给我听的,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回去的路上,旭凤始终沉默着,润玉素来不是个多话的人,在旁人眼里,沉默寡言的夜神大殿才是正常的。
  说到底,旭凤还是被保护的太好,荼姚像老母鸡护小鸡崽一样把他护在羽翼下,很多东西他还没意识到,荼姚已经送到了他的面前,他什么都不需要做,连思考都不用,活的像一张白纸,这也间接导致了他极端的性格,要爱那便爱的至死不渝,要恨那便恨的至死方休。说好听点叫不识人间疾苦,说难听点,那就是一个字,蠢。
  今天的事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让旭凤见识到了荼姚狰狞,最为不堪的嘴脸,强行打破了旭凤一直以来自己编织的母慈子孝的美梦。
  “兄长……”
  “何事?”
  “我……”旭凤张张嘴,最终只是摇头,神情黯然,“没什么。”
  飞升宴很快就到了,一大清早,锦觅就奔到了栖梧宫,刚进门,就看到了听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明明艳阳高照,锦觅却觉得了听头顶上盖着厚厚一层乌云。
  “了听仙侍,你怎么了?”
  “唉!”了听叹了口气,幽怨的看了锦觅一眼,“二殿下长大了,他已经不需要我日日服侍他了,昨儿个他还说,让我去璇玑宫服侍大殿下算了。”
  “小……凤凰他就这样,时不时就得抽一下风,不要放在心上了。”锦觅干笑了两声,拍拍了听的肩膀以示鼓励。
  润玉早已起身,一打开门怀里就撞进一颗圆滚滚的葡萄,“觅儿还是这般莽撞。”
  “小鱼仙倌,你为什么要让了听去璇玑宫啊?”
  “旭凤自幼被人服侍惯了,我喜欢清净,璇玑宫除了几个洒扫的仙侍再没旁人了,把了听调过去,等哪日换回来了,再让了听回来。”
  “你处处为他着想,他可不一定领你的情,也不知道凤凰哪根筋不对了,这几天处处刁难璇玑宫新去的那个小仙子,征兵那天,本来去璇玑宫的人就不多,他还刁难人家,以后不更没人去了。”
  小仙子?润玉想起来了,锦觅说的是太巳真人的掌上明珠,邝露仙子。
  邝露于润玉而言,是挚友,是心腹,是愧疚,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却唯独不会是爱人,从前不管他落到何种田地,邝露都一如既往的陪伴着他,支持着他,直到他身归天地的那一刻,都是邝露陪在他的身边。
  此番沉沦幻境,若是有可能,他愿意尝试着去爱邝露。
  璇玑宫
  旭凤看着院子里忙碌的身影,暗地里开始磨牙,这丫头够执着,这些天这么折腾她都没能让她知难而退,处心积虑的待在兄长身边究竟想干什么。
  “殿下,二殿下来了。”
  “知道了。”整理好衣物,漫步出了璇玑宫,润玉已经等在那里了。
  “兄长,我们走吧。”
  躲在润玉衣袖里的锦觅适时的开始告黑状,“小鱼仙倌,你看到了吧,他对人家姑娘的态度有多恶劣。”
  “我那是在试她,谁知道她是不是对兄长图谋不轨。”
  眼瞅着这一鸟一果又要掐起来,“旭凤,我相信邝露仙子是没有恶意的,你莫要这样对她了,以后换回来,我还是要和她相处下去的,你这样我很为难。”
  “就是嘛,你这样,以后谁还敢来璇玑宫啊。” 锦觅看热闹不嫌事大。
  “兄长若是缺人手,我便把了听飞絮调来。”旭凤在心里发誓,换回来之前,他一定要把那颗露珠赶走。
  “不必,那是你用惯的人,我这儿,邝露一人就可以了。”
  旭凤的脸沉了下来,“兄长是觉得,我的人,还比不上她一个毛遂自荐的外人?”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润玉很无奈。
  “哎呀,我们快走吧,小鱼仙倌,再不走就赶不上飞升宴了。”
  九霄云殿
  所谓飞升宴,名义上是感怀斗姆元君,实际上就是众多的男仙女仙,献艺饮酒,互相交流,说白了更像是个相亲宴。
  宴席上,荼姚又提出了旭凤与穗禾的婚事,润玉看的清楚,太微的脸当即沉了下去,不由得在心中冷笑,这些年,鸟族仗着荼姚之势横行霸道,太微若不是贪图鸟族势力,岂能容他们至今,就算是旭凤愿意,太微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荼姚的算盘是要落空了。
  “旭凤,你怎么想?”太微自是不想鸟族权势更进一步,可是他也不愿得罪荼姚,把皮球踢给旭凤,旭凤不愿,荼姚自然怨不到他头上。
  “自古儿女的婚姻大事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旭凤听父帝的。”润玉把皮球又踢还给了太微。
  “旭凤还小,况且润玉不是也没成婚吗?长兄都未娶,他这个弟弟急什么。”
  当年水神,风神成婚之时,太微订下婚约并非只是为了拉拢水神,也是存了有朝一日,可以有用来牵制荼姚插手旭凤婚事的理由,毕竟,谁都知道,水神和风神四千年来两地分居,相敬如冰。
  坐在另一侧的旭凤一言不发,沉默的承受了荼姚的眼刀,是不是在母神眼里,兄长坐在这里不动都是错。
  “陛下,陛下,不好了,穷奇闯上了南天门。”破军星君突然闯入,满堂哗然。
  纵然明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可是身为天界二殿下,堂堂火神,顶着旭凤壳子的润玉也只能请缨去捉拿穷奇。
  两个人目前的灵力加起来也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还跟着一个不停帮倒忙的锦觅,过了两招便被穷奇拍在了地上。
  太微掐准了时间,赶在他们马上就要命丧穷奇脚下的前一刻出手,打伤了穷奇,穷奇逃往魔界。
  “父帝,儿臣请命,前往魔界捉拿穷奇,穷奇不灭,绝不回来。”
  “父帝,儿臣愿与旭凤同往。”
  
  ps:锦觅:总觉得凤凰会对小鱼仙倌的身体做什么,凤凰不是这种人吗?我觉得他就是这种人。
  旭凤:兄长,母神好凶(委屈吧啦)她一直瞪我。
  润玉:那是你妈,你亲妈,想开点吧,习惯就好。
  荼姚:今天狠狠羞辱了润玉一顿……
  
  下一章开启魔界副本,大凤爪子好好感受一下你妈对你哥的母爱。
  
  
  

评论

热度(266)

  1. 你未亡我未央陌上青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