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旭润】白色情人·13(现pa,小妈文学)

静如木鸡◆动如傻逼:

*预警见前文


*心机玉空手套白狼的全过程




————————————————




原本润玉并没有指望洛霖能在复仇这事上帮到自己,他又不可能告诉洛霖自己想要太微的命,洛霖不会帮他,他也不想在东窗事发时牵连到洛霖。


他对润玉而言,与其说是底牌,不如说是后路。且不是他自己的后路,是簌离的。


润玉一开始想指望洛霖的,是在自己复仇被发现,获罪身死之时,能帮他照顾他的母亲。这些年太微给他的钱,除了为簌离治病外他基本没有动过,算起来也不算少,还够簌离用上几年。他不需要洛霖为簌离花什么钱,只想指望洛霖在他身死之后,有人迁怒于簌离时,保护她。


复仇一旦成功,他可以死而无憾,但他不能给簌离留下一丝一毫的隐患。


然而很快他发现,即使有了后路,他也不能就这么对太微下手。这一次,是为了锦觅。


如果锦觅知道他杀了太微,一定会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出现,使他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才敢下手的吧。


她是个好女孩,他不想用这种腌臜的事情伤害她。


可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润玉觉得自己陷入了两难。他为了向太微复仇命都可以不要,却唯独不想伤害母亲和锦觅。




而就在他束手无策,甚至想要被迫放弃复仇之时,旭凤,他仇人的儿子,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却以一种蛮横到极点的姿态,入侵了他的人生。






起初润玉并没有想过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有任何交集。他不想因为荼姚的事迁怒旭凤,却也无法克制自己面对他时那本能的排斥。为了不与旭凤扯上关系,他从未主动与旭凤有过任何交流。


所以被旭凤以那样猥///亵的方式袭击时他其实是茫然的,即使是他,也从未想过要与旭凤发生这样的关系。毕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父亲乱///伦已经够恶心,而明知对方是自己亲兄弟却与之私///通,便是触碰了他的底线了。


所以他挣扎了,他甚至哭了,他摆出了他所能做到的最可怜的模样,想要旭凤住手。


可很快他在旭凤近乎得意的诉说中得知,原来这并非旭凤的一时兴起。


旭凤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跟他做///过很多次了。


他想守住的最后一寸心尖净土,竟从一开始就被剥夺了,不存在了。




得知真相的那一瞬他觉得自己崩溃过也绝望过,不过等他稍微想通的时候,就也不觉得很难接受了。


毕竟他的人生早就荒谬得像个笑话,事到如今,似乎也不差这一桩了。




那三个问题是他给旭凤和自己最后的机会,旭凤却没有意识到,他的每一个回答,都在催促着润玉把他当做一颗棋子。


我可悲的弟弟啊……润玉踩过自己底线时,有些讽刺地想着。


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没有抓住。


——那就一并都利用了吧。




可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旭凤竟会……那么好骗。


不过是演技一般的床///事,不过是发烧时顺势伪装的几句“梦话”。


他假装得得心应手毫不费力,却那么轻易地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块凤翎玉佩落入掌心之时,润玉隐约地意识到,他需要的条件终于齐备了。






太微定下那份隐秘的行程之时,润玉就跪在他脚边上。


太微以前处理这些事时会让润玉出去,后来就不管了。他大概是太觉得润玉就是个摆设是个宠物,也太相信他的忠诚,觉得润玉离了自己就活不了。大概他真的上了年纪,他年轻的时候绝不会犯这样的蠢。


毕竟,任何时候,太自信都不是什么好事。




润玉主动联系了洛霖,求他帮自己和翼渺的高层搭上线。他的身份不足以让他见到他想见的人,且只要他动作稍大,就一定会被太微发现。


九霄,翼渺,洛湘三大财团,只有翼渺是做黑///道起的家,现在虽然看着是洗白了的样子,高层们的骨子里却还是一股子狠辣习气。


——也许正因如此吧,当年的荼姚,才能那么跋扈地直接烧了他的家。


润玉了解太微,他不是一个会为了把亲子当做禁///脔而痛不欲生的父亲。他太强横,又太自私,只有权力的流失,肉体的伤痛,才能真正击垮他。


所以润玉真正想要的,只有翼渺能给。


然而翼渺与九霄有联姻关系,太微和旭凤手里都有翼渺的股份,两个集团俱荣俱损,而他不可能有能说服得了翼渺的人的财力背景,他只有选择剑走偏锋。


所幸的是,他已经得到了最关键的道具。




他在洛霖的帮助下见到了穗禾,翼渺集团的股东之一,也是董事会里唯一的女董事。她对旭凤的爱慕到达了痴狂的地步,却从未得到过回应,旭凤甚至都没在乎过她。


润玉把那块凤翎玉佩和一个信封给了她,信封里面是太微的行程,和一封旭凤笔迹的信。而润玉说自己是个送东西的,别的一概不知。对于为何是由洛霖引荐,也只说是因为旭凤怕太微先生发现,所以故意绕了个圈子。


那封信中,用旭凤的口吻写着他对穗禾早已一片真心,玉佩为证,只是太微怕翼渺坐大始终不允。太微一死,她就是九霄的女主人,翼渺也将会是他们夫妻的天下。当然,在他彻底掌握好九霄之前,为防暴露,他不能主动联系她。


这封润玉模仿旭凤笔迹写下的信就算再怎么漏洞百出,只要有那块玉在,也变成了真的。了解旭凤到穗禾这般地步的人才会知道,那块玉几乎就是旭凤的代表物,如果不是旭凤真心给出,凭润玉一个区区太微情人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拿得到,就是想偷都无从下手。而旭凤也当然不可能是把它送给润玉,唯一的解释也就只有,是旭凤让润玉拿着它来找她。


——毕竟润玉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情儿罢了,他怎么会有能力联系洛霖,怎么会有资格拿到凤翎玉佩呢?


于是穗禾收下了玉佩,还赠润玉三颗射向太微的子弹。




至此为止,太微遇刺,凶手是翼渺的人,即使查出来也与润玉无关。他私会穗禾是经了洛霖全力的安排,隐秘性高到不会给任何外人留下任何证据,而即使是洛霖也不知道他究竟和穗禾谈过什么。除了仍被蒙在鼓里的穗禾,没有人有证据证明他与太微的死有关。


润玉固然不想死,却也不怕死。他费尽周折,思虑许多,是为了不被抓住把柄,把他的罪名定实。


而只要没有实证,锦觅自然也就不会有“因为有了我这个后盾,所以小鱼学长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杀人”这样的想法。


即使他被查到了什么线索的人抓住杀死,至少锦觅和簌离都不会有事。






太微刚死那段时日,润玉一直过得很恍惚,像大梦未醒一般。


因为太顺利了。


锦觅也好,洛霖也罢,那枚凤翎玉佩,甚至包括旭凤对他莫名又不合时宜的迷恋,缺了任何一样,他的计划都无法完成。而他其实并没有要求过什么,这些东西就一件一件地落在了他手中。


似上天终于有了好生之德,意识到他前二十几年的人生悲惨可笑到了极致,连忙塞给他许多补偿,助他完成复仇。




那之后的事,他没有去考虑过,也没什么兴趣。也许从太微死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也失去了许多意义。


但他毕竟是一切的导火索。引子已经烧起来了,之后一连串连锁的爆炸,他阻止不了,虽然他也无心阻止。




比如就连他也没想到,那枚玉佩还能回来。


跟翼渺高层接触时他知道股东中有个叫隐雀的人,阴狠老辣颇有野心。润玉不讨厌这种人,大概是觉得自己骨子里也是差不多的。后来旭凤上位,让润玉做了自己的助理之后,隐雀还曾邀他吃过饭,他们彼此对对方都有些不太正面的赏识。


润玉那时顺口提过,如果有机会,替他留意一下穗禾那的一块玉佩,如果能帮他拿到,他必有重谢。隐雀倒是无可无不可,他并不知道那块玉佩意味着什么,于是当个举手之劳也就答应了。


再没过多久,穗禾就死了,至死手里还握着那块玉佩。隐雀把它交给润玉的时候耸了耸肩,表情说不清是嘲讽还是怜悯。




穗禾的死对于翼渺的人有什么意义,润玉不知道,也不想过问。


这件事对于他的意义只是,最后一个知道他秘密的人也死了。


多么不合理啊。真正策划了太微之死的人,却可以逃脱所有罪责。


这该是令人高兴的事,只是润玉的心情却很平淡,甚至……很空茫。


润玉看着手中的玉佩,仿佛看到那凤翎雕花的每一条纹路里,都涸着穗禾的血。


太微死后翼渺动荡,隐雀要上位所以买凶杀她,帮他拿回玉佩只是顺手,他其实与穗禾的死并无什么直接关系。


但润玉就是觉得,手上的玉佩带着洗都洗不掉的血腥味。后来过了很多年,也始终不曾散去过。




润玉握着玉佩与它对视。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它没有原本那样晶莹了。


于是润玉把它收进盒子,妥帖地放好。心里想的却是,自己大概有很久都不会想看到它了。




——宝玉不可染血。


已经是,没用的东西了。




TBC.




————————————————


打从这个文开始写的时候,我就是想写一个没权没势的玉儿空手套白狼,一分钱没花就坑爆他爹


但我谋略苦手,只能夸大寰谛凤翎的作用了,就当它真的那么有用吧


觉得有说不通的地方可以问我,能解释的我会解释,如果你发现了我也解释不通的BUG,就请把脑子掏空再看吧……我的谋略就写成这样了


关于太微自杀的问题,也许之后我会写一个那一晚玉儿和太微的对话的番外,但现在可以就告诉大家,管子是太微自己拔的,被玉儿嘴炮打得生无可恋直接狗带罢辽


你们之前在意的问那三个问题时润玉到底在想什么




还有就是,如果在前文看出了与后文的呼应,请在后文这边评论,不要到前文下面剧透,之前看到有亲这么做了,是我没提前说的错,但如果之后再有我就只能删评了,我不爱删评,请不要让我这么做




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