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玉露沙雕ooc之天帝陛下嘴炮害死人【又名:求生欲不强的润玉】

Erica_清辞:

自天后娘娘邝露沉迷游戏里之后,润玉如同糟糠之夫一般被邝露遗弃在角落,也导致了本a爆大男子主义的天帝陛下,现在如同深宫怨妇一般,时不时对着邝露碎碎念了起来,邝露一手拿着手机,右手大手一挥,推开了凑过来的天帝陛下


“莫挨老娘,自己玩去…”


润玉:…………【你是不是不如从前那般爱我了…】


这一天是锦觅家二闺女的百年岁辰,润玉与邝露自然过来为其庆生,旭凤久不见润玉,兄弟两人又坐在一块喝起了桂花酿,邝露与锦觅自然一同去照顾小孩,旭凤饮了一口酒问道润玉


“兄长与大嫂是越来越恩爱了”


听到这的润玉,愣了一下,恩爱???因为邝露打游戏被对手虐了,然后无辜的他被自己妻子赶下床,游戏直播时,对方将她支持的那方给团灭了,狠狠地揍了他一把,莫名躺枪…


恩爱么?他倒是觉得她与游戏恩爱的紧了…


“恩爱?”


越想越憋屈的润玉将酒杯狠狠放在桌上,不明所以的旭凤被润玉吓了一跳,险些被桂花酿呛死


“咳咳咳,兄长这是怎么了?”


“我问你,让你选,是觅儿重要还是游戏重要?”


“锦觅…”


一脸懵逼的旭凤突然被问,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润玉的话


“那她明明从前那么爱我,怎的现在我还不如一个游戏了?”


“???”


喵喵喵,咋回事,旭凤一脸懵的看着他兄长,润玉自顾自喝起酒来


“婚前爱的死去活来,婚后就不管不顾…呵…女人…”


旭凤默默地陪着润玉喝酒,他还是不要讲话了,润玉又继续吐槽道


“成了婚后,从前的温婉贤淑全没了,合着之前都是假的?”


旭凤只是默默地听着兄长在吐槽,时而附和一下对对对,抬头间,看到邝露与锦觅已在不远处,哎哟,我去…这说曹操,曹操就到的么?旭凤连忙咳了几声,让润玉别再说了,可润玉就跟开了炮似得说个不停


“你说说…她这女人,眼大无神,鼻大吸尘,脸大渗人…呵…天天打游戏跟个暴力女似得,我怎就一时鬼迷心窍娶了她了?”


“我眼大无神,鼻大吸尘,脸大渗人?”


“就是,眼大无神,鼻大吸尘,脸大渗人”


旭凤看了看邝露逐渐黑的脸,又看了看自家兄长还在孜孜不倦的说着,哥,你别再说了,你求生欲去哪了?


“我还是暴力女?”


“对…本座当时定是疯球了才娶了她…”


诶…不对…这声音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好像是邝露的声音,润玉手一颤,手中的酒杯摔在了桌上,颤颤的回头,只见邝露双手抱臂,正挑着眉看他,完了…他刚说什么了?


锦觅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看着润玉,邝露笑了笑,抬起手对润玉作揖行礼


“邝露身心不适,就不扰陛下雅兴了,邝露告退”


话一说完,邝露脸色顿时黑如炭,冷看了润玉一眼,转身离去,润玉深知不妙,连忙追了上去,旭凤与锦觅看着追着邝露跑的润玉,心里共同为润玉哀悼了三秒,祝君好运


而在润玉回去后,天界发生了一件劲爆新闻大事,帝后感情不和?天后将天帝赶出璇玑宫,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没错,我们天帝陛下此刻正抱着自己的枕头委屈站在璇玑宫门口,对着房内委屈叫道


“我错了嘛…”


房门终于打开了,邝露挨着门口双手抱臂看着润玉,淡淡问道


“错哪了?”


“我不该说你,眼大无神,鼻大吸尘,脸大渗人…”


润玉的声音越来越小


“还有呢”


“我不该说你暴力女…”


“后悔娶了,要不休了?”


“不不不,我没有…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


求生欲回来的润玉连忙表白道,呵,男人,邝露瞥了他一眼后,就不再说话,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门外的润玉,润玉见事情有转机,正想进门,邝露道


“我让你进来了?”


“那…你要怎么样才不生气?”


“邝露怎敢生陛下的气…”


“明明就在生气…”


润玉小声嘟囔了一句,邝露瞥了他一眼,润玉噤声不语了,邝露冷哼了一声


“哼,你莫要挨我…”


“眼大无神,鼻大吸尘,脸大渗人…你看你的小仙女去吧…”


邝露一把将润玉赶出房门后,啪的一下把门关上…润玉摸了摸自己鼻子,自己也给自己无语到了,他看着紧闭的房门,双手叉着自己的腰,又重复了一遍


“眼大无神,鼻大吸尘,脸大渗人…我怎么这么有才呢?还挺押韵的啊…”


因为天帝润玉自己的嘴炮害死他本人,天后邝露三个月内不曾与润玉说过话也不让其进过房,还时不时怼天帝两句,润玉只能无奈全忍了,祸从口出,他算是知道了…


——————————


随意沙雕欧欧西,与正剧人设不妥,纯粹自己沙雕,勿ky,稍微用了申赫小哥哥的台词,又修改了一下哈哈哈

评论

热度(118)

  1. 你未亡我未央Erica_清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