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香玉绵绵凤癫狂(三)

陌上青桑:

  火神旭凤,天界众人给他的评价中无一例外的有一句话:大器晚成!
  鸟族的孩子都是卵生,一般来说,出生以后,在蛋里待个几十年也就化形了,最长的也就待了一百多年,可是旭凤足足在蛋里待了五百年都还是个蛋。
  老人们都说,化形越早,孩子以后越有出息,五百年来,天界中流言四起,说咱们这二殿下可能是个脑残。
  荼姚头发都快愁秃了,流言听的多了,她自己都要信了,连她爹流鸾都劝她,趁早和太微再生一个,至于这个,随缘吧。
  小润玉已经九百岁了,六百年前荼姚把他带回来之后就把他扔进了璇玑宫,能不见就不见,一见到他就会想起自己失去的那颗灵火珠,就会忍不住肉痛。(玉鹅在荼姚心里的地位和灵火珠是划等号的。)
  一日三餐虽说有吧,可是顿顿清汤寡水,十天半月都见不着荤腥,又不是和尚,谁受得了啊,小润玉秉承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真理,隔三差五的去姻缘府的膳房里顺走点做好的鸡鸭兔肉什么的,害得月下仙人一度以为姻缘府闹了耗子,在背地里扎了鼠仙几十个稻草人,发誓有生之年绝不给他牵红线。
  这一日,小润玉又晃晃悠悠的溜进了姻缘府,琢磨着今天拿点什么好,经过正殿的时候,看到一堆红线里缠着一枚红彤彤的蛋,分量甚足。
  小润玉含着手指进了正殿,围着蛋走了一圈,伸手在蛋壳上拍了拍,摸上去温温的,看上去好看,吃起来味道应该也不错,尝试了一番,发觉怎么都抱不起来,小润玉恼了,一脚踹了上去,蛋“骨碌碌”的滚出了正殿,小润玉急忙追了上去,蛋停了就上去补一脚,继续追,就这样把蛋踢回了璇玑宫。
  没有火,没有锅,怎么煮呢?对了,小润玉想到了璇玑宫用来供暖的火炉,那里面的火是三昧真火,长年不熄的,用那个不就好了,“吭哧吭哧”的把蛋塞进火炉里,美滋滋的等着午餐出炉。
  过了个把时辰,小润玉估摸着蛋应该熟了,打开炉门一看,蛋壳表面已经碎成了蜘蛛网,用手轻轻一碰就碎成了渣渣,一只小鸡崽卧在炉灰里,浑身上下被炉灰弄的乌漆墨黑的。
  小心翼翼的把小鸡崽儿抱出来,小润玉突然想起缘机仙子以前念叨的,人间有一道美食叫做“叫花鸡”,好像就是把鸡包进壳子里在火里烤,应该就是这个吧,可是这会啃一嘴毛吧,小润玉把小鸡崽放到地上,从火炉里抽了根柴出来,鸡崽比较小,躺在地上黑糊糊的一团,黑毛中掩藏着一根金灿灿的羽毛,很是好看,小润玉举着柴火,放到小鸡崽屁股下面,想把鸡毛燎掉,小鸡崽突然跳了起来,屁股上燃着火,嗷嗷哭着满殿跑,小润玉跟着后面跑的要断气。
  烤熟的鸡还会跑?小润玉不敢吃它了,也幸好璇玑宫里除了他之外再没别人了,否则这震天响的哭声早把人招来了。
  就在小润玉满殿追鸡的同时,紫方云宫是翻了天了,一大早,荼姚命随身仙侍抱着旭凤去留梓池畔晒晒太阳,说有助于破壳,小仙侍抱着蛋去了姻缘府,刚好月下仙人新得了几本新的话本,把蛋顺手往红线团里一搁,就看话本去了,等到看的心满意足,打算带蛋回府的时候才发现,蛋不见了。
  小仙侍直接吓哭了,月下仙人也急了,刚好缘机仙子过来串门子,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直接来了一句“不会是被膳房的人带走了吧?”
  这下子连丹朱都想哭了,这么长时间了,真要被膳房的人带走,那估计都熟了吧!烤凤凰,谁有命吃啊?
  “机机,如果老夫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一定不要忘记我,我做鬼都会回来找你的。”
  “什么仇什么怨?做鬼都不放过我!”
  “二位上仙,你们别闹了,赶快去找吧。”
  对吼,生要见蛋,死要见食。
  小仙侍哭哭啼啼的去禀报天帝天后,所有的天兵天将开始满天宫的找蛋。
  荼姚一厢情愿的认定是花界的人带走了旭凤,太微有心争辩两句,却无济于事。
  说来说去,还是太微年轻时做下的风流账。
  如果说,人不风流枉少年,那太微简直是全体六界少年的楷模,娶荼姚之前,太微有个初恋情人,六界第一美人,花神梓芬,可惜啊,太微用花言巧语得到梓芬之后,又嫌弃花族不如鸟族势力强大,又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嫂子弄到手,娶了荼姚之后,梓芬和太微分了手,投入了备胎师兄,水神洛霖的怀抱,太微觉得丢面,偷偷的把梓芬关在了自己的九霄云殿里,还给洛霖和临秀赐了婚,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荼姚从没见过太微如此关心过哪个臣子的婚事,终于,被她发现了关在九霄云殿里的梓芬。
  看到梓芬的第一眼,荼姚觉得这个女人长的有点像簌离。
  “你叫梓芬?你长的很像太微以前的老相好,那个叫簌离的。”
  梓芬本就对太微的负心薄幸深恶痛绝,自己被关起来以后愤怒更是达到了巅峰,如今得知,自己是被太微当成了替身对待,内心的悲愤可想而知。
  太微得知荼姚来了九霄云殿,刚到门口,就被冲出门外的梓芬撞了个趔鎺,梓芬哭着跑去了临渊台,太微荼姚紧随其后。
  “你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替身,是不是把我当成那个叫簌离的替身?”
  “怎么会,她是你的替身才对!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我对天发誓……”
  “渣男,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两人纠缠中,梓芬一不小心跌下了临渊台,“梓芬——”
  如此撕心裂肺的声音,荼姚本来以为太微都要追随着梓芬跳下去,可是他只是伸着手,蹲在临渊台上嚎。
  荼姚;呵,男人!
  扯远了,让我们把镜头拉回现在,整个天界闹得人仰马翻之际,璇玑宫真真成了遗世独立的清静之地,压根就没人想着来这里找一找。
  刚刚破壳的小凤凰方向感极差,在璇玑宫里左冲右撞的,最终一头撞在了柱子上,晕了过去,头上还有一圈小星星在转,屁股上一撮焦黑的毛,其他地方的毛也被燎得稀稀拉拉,看上去好不凄惨,小润玉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坐在台阶上,真想把这只傻鸡丢出去,算了,把它还给叔父吧。
  不过这只鸡可真能跑,以后一定是同类中的战斗鸡。
  抱着鸡崽悄咪咪的溜回姻缘府,把鸡崽往红线团里一塞,“我今天没来过姻缘府,你今天也没见过我,我今天没来过姻缘府,你今天也没见过我……”谎话说上一千遍,那就是真话了。
  小鸡崽瞪着两颗乌溜溜的豆豆眼,懵懂的看着眼前人,伸出小嘴,叨住小润玉的衣服,“娘,娘……”
  “我不是你娘。”你是小鸡崽,你娘应该是老母鸡才对啊。
  小润玉怕被人看到,急着回去,把小鸡崽从衣服上拽了下来,慌慌张张的回璇玑宫去了。
  月下仙人面如土色的回了姻缘府,完蛋了,这下子彻底完犊子了,找不到旭凤,天后嫂子还不得活活吃了他啊。
  “机机啊机机,今生无缘,让我们来世再见吧。”丹朱已经开始思考,是他自我了断去跳临渊台呢?还是等着荼姚用琉璃净火烤了他呢?哪种方式舒服一点呢?
  “哇哇哇哇哇哇哇……”
  正殿里传来了哭声,丹朱一个激灵,拔腿就往正殿跑去。
  “凤娃!!!谁把你给糟蹋了!!!”
  
  下一章或许会有“雏鸟情节”上线。

评论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