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墨稞:

二月红才把小伢子捡回来时小孩儿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子戾气,便是跟着二爷见过了大场面的管家看见这小叫花子的模样都觉得心惊——那一双眼睛,黑黝黝的亮的厉害。


养了一段时间倒是好些了,不过也只是在二月红跟前而已,外人跟前的陈皮根本用不着用他师父的名声“狐假虎威”,见过陈皮的人都知道这小子是个不好招惹的——不过也就是不好招惹罢了,过于锋利的刀刃则特别容易怼上对他感兴趣的刀客,而得不到的好刀,有些人不介意毁了他。


二月红听说了此事没说什么,然而从自家爷还是少主的时候就跟着红家的管家却看见自家主子手里边拿着的笔抖了抖,硬生生将一张不错的大字晃出了奇怪的波痕。


“这好歹是我红门的人,先生若是想动岂不是应当过问红某一声?”


然而即便是刀客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上等的刀客自然有握好刀的权利。







评论

热度(26)

  1. 你未亡我未央墨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