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嫌弃夫妇/现代AU】 余生

海蛎饼:



** 我们的余生一起度过


** 希望你们都越来越好




 


 


岳绮罗皱着素白小脸,面对眼前白衣大褂黑发中分头,陌生到超然的张显宗,她着实有些不耐,请看她轻敲玻璃矮桌的手,敲敲顿顿,还不说话。


 


微信滴滴叭叭的百来条消息不用看皆是哄闹自个儿发红包的主儿,她与张显宗算是一路到头,大学都是医科狗,只不过女方学临床,男方学口腔。


 


高中全班皆知老师的心尖尖岳绮罗嗜甜,到何种程度?她的同桌丁小猫如今复旦高材生当年也被她带来的糖香吸引,两人一天能把一盒碗高的水果糖吃完,校门口卖冰棍的老大爷对着她笑的脸上的褶子都能夹纸。


 


也就是可怜这对同桌的牙,一年断断续续进了三趟口腔医院,有段时间张显宗就看她闷闷不乐的转着笔,也绝非做题卡了,是一时间桌肚里摸不着糖盒子不习惯罢了。


 


可最后,俩人进了同一所医科大,张显宗却成了岳绮罗见着就烦的牙科医生。


 


“以前我妈管我,以后倒好,家里直接摆了尊牙科医生金像。”


 


岳绮罗解开锁屏,丁小猫的话简直让她气的倒仰,


 


“这不挺好,烂了牙家里就能拔。”


 


她回俩字:“呵呵。”






第一个小段子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