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King酱:

本来,元嵩真的不在番外计划之中,来到心心念念的大长安,逛着逛着,看到了这个,其实我都没看懂哎,但感觉冥冥中,有个什么指引吧,即使历史中的他和我心中的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我依然有点要想当然的写下下面这些☜

番外之元嵩
——作于西安,雨夜

后来长安的气候也变得没那么温暖,和儿时经常带着淳儿,与讲武堂众人玩耍的时候,截然不同,也许,跟着心境也有很大的关系吧。
毕竟这长安城里,只剩了我一人,元彻登基为帝,纵使他待我如初,封我为王,但是我明白帝王之道披荆斩棘,我情愿去燕王陵地,也不愿留下给兄弟之间留下什么没必要的猜忌。
燕洵回来的那天,长安罕见的下了好大的一场雪,每到雪雨天气,我的右臂都会剧痛难忍,那天骑着马,我硬挺着出了城三十里,早早地站在那迎着他,宇文玥见到我问我,元嵩你不恨吗?
我知道,其实我最有理由恨,但是一想到燕北时的那二人,我就不忍心恨了,那是我最爱的妹妹,我最好的兄弟,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做错过,每一步都被命运推着,走到别人指责的可恶之地成为仿佛世间最坏的人,有谁知道,他们曾是多么纯真善良的人?这一切如果换到别人身上,谁会做的比他们好一些?
长安是被燕洵已经占过了的,他焚了九幽台,却没破坏过皇陵,放了所有元氏族人到洛阳,燕洵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报复什么,所以甚至我从来不去皇陵,燕北王陵也由我修建在与皇陵遥不可及见的最远端,这是淳儿和燕洵的长安,和元氏皇族,没半点关系。
我也曾是燕北王,一切,我也能说了算。

淳儿自从失踪了之后,这些年里,都传说她在燕北,我一次都没有相信过,燕洵是怎么看待我的妹妹的,我若是经过长安之乱还不明白,就白生而为人了,所以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为元淳恨魏夫人,我看着她穿着他后宫的衣服,恨不得撕碎了她,燕洵依旧和小时候一样,每次我真的玩恼了,要教训淳儿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把淳儿护在身后,我看着他们俩乘着一匹马跑走,心里好生难受,我这被人压着你俩还怕我飞起来吗,她晕了为什么让她在马上颠簸,放马车上不好嘛,燕洵骑得飞快,跟逃难一样,一溜烟就不见了,我满脸泥巴,斜了一眼萧玉,心想你这肚皮这么大了还不忘搞事情真是跟萧策一样难缠,
住进了长笙宫后,我暗地里问她,
“事情都说明白了?他不介意?”眼见事情已经这样,我心知他是罪魁祸首,却又担心他过分在意,会苦了我的妹妹,
“没什么可说的。”她笑着跟我说,自从再次遇见,她总是这样对我笑,
“所以不让你有孩子?”我看着她宫里也会时不时来个别宫的孩子,他们玩的还蛮好,
“没有这回事,哥哥你想多了。”
我和燕洵很少交谈什么,但是我知道他这样对我不设防,已经实属难得,他把他们生活的样子毫无保留的给我看,他们同寝同食,仿佛如果一切都没变,生活就该是这个样子。
“淳儿那年出嫁前,问我会不会想她,我说我会去燕北看你们啊,她说到时她会好好招待我。”
“她招待的可还好?”
“燕洵,你要攻打长安,今日以前的生活,就全都不再作数了,魏夫人姓元,你还记得吗?”
“一切都不会变,到了长安也不会。”
“燕洵,你明明知道,你们俩是同样的人,何苦骗自己呢?”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我们之于楚乔,我和淳儿,从来不是你们认为和你们想象的那样,她会永远理解我,支持我,在我身边,同样的,我也会。”
“你不害怕吗?”
燕洵看着我没有做声,这燕北的天,终究还是要变。
他的血海深仇,我们都拦不住。
没痛过,就没资格说不痛,我抚摸着我的手臂,我懂得。

洛阳的牡丹很美,比在长安城里发现的秘密花园里的牡丹还要美,我看着这些花朵,遥想着我的青春年少。
给淳儿的信全都石沉大海,她就在长安,没理由不回复我一封,我直接去信给燕洵,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燕洵只回复我,他们是一样的人,末了还对我说对不起。
他砍了我手臂,都不同我说一句对不起,此刻却说了。
我心知不对,情况不妙,我不愿多做动作,给元氏族人留下罪孽,就这么等着等着,等到了联军攻打长安,元彻的救兵来洛阳接我们回家。

长安空了?
燕北大军不在了。
我们能回家了?
对,杀回长安!
我望着一直谨小慎微的族人们,此刻眼里的猩红,口中喊打喊杀的对待燕洵,要报九幽台之仇,我就在想,这世上,到底谁错了,谁对了?
你打得过别人,你就是正义了,我们心心念念的忠和孝,善和良,全凭拳头?

这个世界,把燕洵变成了和父皇最像的人,你知道吗,这就是最大的惩罚。
这是我的妹妹在燕北大军临出征长安的时候对我说的,她说的时候,满脸挂着笑,挂着我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假的的笑。

他们走了后,我的儿子出生了,他叫元遥。
我觉得很多人,很多事,很多过去,很多未来,仿佛都很遥远,我希望他能够想通我想不通的事。
如果可以,我宁愿永生永世不得轮回,也不想再出生在帝王家。

我看过了随葬品。
一枚洁白的兔尾,一块崭新的玉牌。
其实,我知道都贴着燕洵对楚乔的心思。
有一次遥儿从藏盒里偷拿出来看,叫着问我,
父王你看这个兔尾毛是两只和在一起的,还有这块玉,阳光下看一面淳一面洵,是不是姑姑和燕北王的名字啊。
他把公兔尾毛缠在了嬛嬛上,把他俩的名字刻在了玉里,故意贴上了玉牌,想是怕坏了纹路。

淳儿,他爱你,我就放心了。


评论

热度(65)

  1. hunnie1610King酱 转载了此图片
  2. 你未亡我未央King酱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