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相伴

轻梦:

我觉得是治愈系







人处在高位总有些孤寂,毕竟高处不胜寒。


燕洵如今已经三十岁了,孩子都有三个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是最小的,也最得他的宠爱。第一个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燕洵非常开心,婴儿咯咯的笑声把他周围的浓浓雾气驱散,见得几次阳光。


久而久之那总孤独依旧出现在他周围,他纳妃,纳了一批又一批的妃子,却极少宠幸她们。


皇后萧玉是个极有心机的女子,虽不得宠爱,却也撼动不了她的地位,何况她还生了个儿子,对于他纳妃之事从不过多的插手,只在必要时出手阻止。


抑郁生疾,楚乔终究是回到了宇文玥的身边,相思又成疾,燕洵病了一回,头疼的厉害,又生了气血堵滞的毛病。


身边照顾他的近侍担心长此以往,要留下病根。


“陛下若是觉得心中泱泱不快,不如出去走走”


“也好,可有什么好的去处?”


近侍听此一问,陛下有心出去,自然是好的,急忙选了几个可去的又在附近的地方同燕洵讲了。


燕洵半天也没有说到底去哪,近侍略一思索心中已然明了,“听闻近日里西湖旁景色最美”。


燕洵点点头,“那便去那吧”。想是在思念谁。


说的不错,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


慢慢走到湖边,看着湖中的倒影,今日他穿了一个天蓝色的长衫,手中也第一次多了一把扇子。平日里的总着暗色的衣服,今天映着这天气,显得年轻了许多。


湖中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穿着鹅黄色衣服的女子,便是瞬间,燕洵就追了上去。跟在燕洵后的几人不明所以,也快步跟了上了。


走到一个拐弯处,短刀架在了脖子上。


“燕洵”,元淳眉头一皱显然是没有想到那个跟在他身后的男人是燕洵。


“陛下”
燕洵抬手示意自己没事,元淳瞧了一眼后面的几个人,有的惊讶有的疑惑,手中的刀放下了。“燕皇如何会在此处?”


燕洵没回答,身后之人瞄了一眼燕洵,接过话道“今日天气好,陛下出来游玩”。



熟人见面,吃杯茶也并没有什么的,元嵩正在家中,正在生病。


多年已过,当年的恩恩怨怨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尘封了。


话不多,尤其是元淳的话更少,此种场景下,就是再了解燕洵的下人,也不敢接话。


“你们过得还好么?”,此话问的毫无用处。


元淳只安安静静的泡她的茶,院子里还飘着药味。


元嵩点点头“还好”,咳了几声。


这茶本也不是什么好茶,不过是那山野之中的野菊花晾晒干泡的茶。喝起来带着一股清香,有一股清凉之感。


药好了,元淳点点出去给元嵩弄药。


“什么病?”


“没什么事,不过是早些年落下的寒疾,淳儿不放心”


燕洵点点头,这一见面也没有几句话可说。


“把御医给朕叫来”


“是”内侍以为他有什么不舒服。


“治疗寒疾可有什么药”


“有,不过未见病人,臣不好开药”


“朕何时说过要你开药!”


“是!”御医急忙跪地认错。


“把你认为可治疗寒疾的药通通给朕包过来一包!”


“是”




“陛下,药好了”


“嗯,你下去吧”


“叫人把这个送到朕上次去的那个地方”


内侍一愣,随后道“是”。燕洵去的地方很多,但能让人送药的怕是只有那一处。


“陛下”


“何事?”


“若是师太不收该如何处理?”


“若是如此”燕洵放下了手中的笔,“就叫师太来为朕诊断头疾”


“是”



元淳果然来了,依旧是白沙遮面。


“陛下”,燕洵乖乖躺好,让元淳为他按摩。


“这几日便留在宫中为朕治疗头疾吧”


“多谢陛下厚爱,草民家兄旧疾未愈,草民不能奉旨”


过了一会燕洵道,“我以为师太已经斩断尘缘了”


“尘缘已断,血缘未断”


燕洵只感叹道,“是该如此”便不再言语。


元淳离开之时他已经睡着了,内侍也是万分惊奇,燕洵睡的如此熟。不过想来也是日夜操劳,终究有这么一刻轻松之时。


自那以后,元淳就时时被接进宫中为燕洵按摩,施针。燕洵的精神确实好了很多。


燕洵免费的给元淳提供药物,而元淳在每月中旬会有一日义诊。一月之中元淳有二十日会留在宫中,几乎成为燕洵的专属御医。元嵩被接进了一个小庭院之内,虽说不大却也样样不差,依旧在靠近山野的地方。


此事自然会被皇后萧玉所知晓,令人暗中调查,终究是查出来那个整日里都带着面纱的女子。萧玉看到那女子画像之时,内心就已经清楚了。


“陛下从来不在水享亭中过夜”


萧玉点头,“便是陛下想,她也不会同意的,把星儿叫来”



水享庭是元淳住的地方,依旧很小,是个吃斋念佛的好地方。


元淳本以为他可以在这里一辈子不问世事。直到有一件事的发生。


元淳正在试针,在手上刚要下针时就听门外有人闯进来,“姑姑救我!”


元淳手一抖针刺破了手指,元淳眉头没皱的就拭去了血滴。


“姑姑,救我!”燕洵的长子十六岁的燕星此刻就跪在地上求她。


“殿下先起来”元淳低头弯腰去扶他。


燕星抬头看到她的容貌,愣了一下,她永远都是白沙遮面,这一次是因为自己开的太急,没来的急戴上。燕星来求见元淳的时候是在小时候,母后要求他去见见水享。


儿时自然不懂为什么,但是初来见她之时,便听他她在弹琴,就是那个时候,燕星觉得这个水享似乎不是个普通人,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决定叫她姑姑,这一叫又是许多年。这声姑姑叫的事真不亏,她的容貌,就是在这宫中也是顶尖的。


“你做了什么错事?”元淳问燕星。


燕星哽咽的把自己侵犯了一个将军家的女儿的事情说了出来,此事已经快搞的人尽皆知了。


元淳皱了一下眉头,这件事似乎不太好办。


若是如此恐怕也没什么,就怕………就怕………


“此事可还牵连其他大臣?”


“是”燕星低头,他与那丞相的孙女本是青梅竹马,他见到那个将军家的女儿就喜欢上了,便起了邪念。


此事燕星没有去找萧玉,或者怕是萧玉也无法解决,萧玉无法解决的不是大臣,而是燕洵,燕洵的脾气这宫中无人敢惹,狠绝是他的特点。


燕星依旧不敢抬头,不敢看元淳失望的表情,他经常来看她,自然有很多事都是由元淳教给他的,可是他竟然精虫上脑做出了如此的事,就怕太子之位都不保。萧玉直骂他愚蠢。就连元淳也想不出来他怎么会做出如此的糊涂事来!


转念元淳似乎有想明白什么了,燕星身上沾着点香薰的气味。


“我问你,那姑娘可是愿意的?”,燕星点头。


“你在何处将行的周公之理?”,燕星红着脸说了一个地方。


元淳点头,又问道“你要对那将军之女负责你可明白,分的清什么是喜欢么?”
“星儿知道”





“如此,你且先去,我自会救你”



“小英,去见皇后的人,要皇后给我送来一直通体雪白的兔子来”。小英是她捡的一个姑娘很是伶俐。


燕洵来时,元淳正在撸兔子,那兔子有双掌并在一起那么大,元淳正在给它喂胡萝卜片。


燕洵见到此场景,突然想起了二十年以前。


那个兔子毛…………她已经扔了吧…………扔了好啊!扔了好!


“陛下”,元淳依旧弯腰行礼,被燕洵一把拖住,似有往怀里带的趋势。


元淳急忙退后一步,燕洵方才如梦初醒。


燕洵没有要解释,元淳也没有要听解释。


“这兔子哪来的?”


“从皇后娘娘那要的”,燕洵什么也没说,眉头一皱。






“燕洵,你的大臣的脑子是不是都喂了狗啊!”


燕洵突闻比言,又是一愣,她有多久不曾如此说话了?
若不是为了星儿,她还会如此这般么?多年以来燕洵无数次的希望元淳还能叫他一声燕洵哥哥或者燕洵也好。
你既然明我的心思,又…………罢了罢了………


“燕洵,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不明白,不过此事,星儿的确有错,却不是大错,错的是你和萧玉”


“何意?”


元淳扔过去一本书,百合花与那皇后宫中的香薰若是混合就如同合欢之物。


燕洵叹口气,他自然不是不明白,只是他原本已经决定要将那丞相的孙女嫁给星儿的,如此一来又如何好办?


“陛下又何必对青梅竹马如此执着”


淳儿…………





“来人,将燕星叫到这里来!”


要行此刻正在皇后宫中面壁思过,听闻传唤他之时,萧玉就已经明白了,燕洵会原谅他的,即使不原谅,也不会给什么样大的处罚。


那个人………是元淳啊,是她都自叹不如的元淳。


以如此的身份在燕洵身边,看似不理前朝事物,却通透的很,自她进宫那日,萧玉就已经明白了,她不属于后宫,因为这后宫的所有人,都不能与之比较。


那才是真正的灵魂的契合,真正的完美。


燕洵问了燕星两个问题。


“你与娇儿可有什么誓言?”


燕星点头,有过,她要我骑着马踏过皇城去接她。


“你!”燕洵本已经臭骂了燕星一通,却还是想骂他,你如何敢负她!


内室的琴音想起,燕洵捏了捏额头。


其实此事很简单,燕星是皇后的嫡长子,自然也可能会是以后的皇上。而且燕星本来就已经在被燕洵培养了。


自然有人想要争一争这太子妃之位,将其送进宫来,放在哪个贵妃的身边养着,自然是想要见见燕星的,恐怕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的如此突然。不过小姑娘并于什么过错,将门之女若是不愿意燕星也未必能近的了身,清白之身已被占,如果不给个说法自然是不可行的。


这件事情最后也是两个都娶了,既然不能辜负,那就一同都娶了吧!


燕星成婚之日,燕洵宴席之上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元淳也只是在水享庭中弹琴。如哀如诉,如怨如涕。


十年之后燕洵去世,去世之时皇后在侧,看他的嘴角在念叨着一个人,听不清楚,早已经年过半百的萧玉却看懂了。


那是一个人的小名。


她终究还是来了,依旧是白沙遮面。


他听到了一声燕洵哥哥,便坠入无边黑暗。


两个时辰以后,水享师太去世。


“母后,姑姑葬在何处?”


“你父皇已经为她建好了”


既然生不能同床,那便死后同穴吧!若是当真有情,那就来世再相见吧








评论

热度(46)

  1. 你未亡我未央自扫门前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