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靖凰】金陵遗梦 楔子

风吹后脑勺:

新篇章,没想好结局,没存货,作大死断后路。


=============================================


将近黄昏,外面下着大雨,天色阴阴沉沉,殿内光线更是极其昏暗,让人昏昏欲睡。


萧景琰略倦,但一盏盏被小太监点亮的灯驱散了他的睡意。他微愠,喝了口浓茶,接着看折子。


一道晴天霹雳点亮了大殿,前朝太监高湛走上前,恭恭敬敬地说:“启禀陛下,霓凰郡主求见。”


萧景琰心头一凛,说:“请进来。”


接着,他放下笔,看着那道他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走进来。


“微臣参见陛下。”霓凰行礼。


 “起来吧。”萧景琰说,语气中不知不觉染上帝王的沧桑。


“郡主请坐。”


“谢陛下。”


雨下得大了,夹杂着湿气的凉风吹进大殿,烛光摇曳。


“陛下登基半月有余,霓凰今日才来拜见,还望陛下恕罪。”


萧景琰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黯然,他们终究还是生分了。


“无妨。在这里,郡主不必拘束。”


年少时,他们一个喊着“靖王哥哥”,一个喊着“霓凰”,又何曾像现在这样“陛下”“郡主”,君臣分明,毕恭毕敬。


“霓凰此次前来,是想求陛下一件事。”


“郡主但说无妨。”


霓凰又站到阶下,扣手行礼。


“家弟穆青即将成年,按理应当袭得爵位,现今国泰民安,四方纷乱已平,臣愿拱手让出兵权,不再过问军中事务,还望陛下恩准。”


她低垂着头,故意不去看萧景琰的眼睛。


霓凰凝视着地上的红底金花,眼睛酸痛,似是要流泪。殿外风声雨声交合,殿内却是一片寂静,良久,她听到萧景琰淡淡的声音:“郡主先坐下吧!”


她只得依言坐下。


这时,高湛上前:“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萧景琰说:“外面下着雨,她来作甚?”声音不悦。


高湛说:“娘娘说,春天湿气重,来给陛下送粥。”


萧景琰皱着眉头,说:“就说我和郡主在商量要事,让她稍等片刻。”


霓凰突然开口:“皇后娘娘也是好心,还是请进来吧,我无妨。”


这么直接的话,也只有霓凰敢说。


萧景琰抬头看了一眼霓凰,四目蓦然相对,霓凰心中怦然——那双眼睛,直直让她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个鲜衣少年!


萧景琰冲高湛点点头,意思是按霓凰说的办。


过了片刻,当今皇后柳氏迈着莲步端着羹汤走了进来。尽管妆容精致,她还是像个少女。


“今日下雨,寒气重,臣妾熬了茯苓薏米粥。霓凰郡主也喝一点吧!”她的声音又轻又脆。


“多谢皇后娘娘好意,我不必了。”


皇后为萧景琰斟好了粥便知趣地退下了。


萧景琰没有喝,只是看着氤氲的白气慢慢散去。


“陛下……”霓凰轻声提醒。


“朕允了。”


不知为何,霓凰竟有点期盼萧景琰不答应,可惜晚了。


“多谢陛下。”


“云南穆氏外抵敌贼,内抵叛臣,为国家社稷除忧解患,若有诉求,理应恩准。”萧景琰没有语气地说完这句话,声音干涩,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萧景琰了,倒像是个旁观者。


霓凰行礼,向外走去。萧景琰知道,这可能是此生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霓凰!”忽然传来他的叹息。


霓凰身子一抖,心中似海水倒灌,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掠过,她猛地站住脚,终于抑制不住,说:“靖王哥哥,我对你的心思你一向是知道的,你对我的好,我永远都忘不了,此生既然无缘,还望你多珍重!”声音有一丝哽咽,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大殿。


殿门合上,萧景琰执笔的手忽然重重砸在案上,震倒了烛台和摞好的折子,周围的小太监被吓得畏手畏脚,慌张地上前收拾。


雷声响起,似要震动天地。高湛从这位年轻的新帝的眼中看到了无边的苍老和疲惫。


新长出的桃花花瓣经不起风雨,随风纷纷落下,和着雨黏在白玉石板上,满地碎琼。霓凰从上面匆匆踏过,身后撑伞的随从竟有些跟不上她的步子。


天渐渐地暗下去,雨却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评论

热度(49)

  1. 你未亡我未央风吹后脑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