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山城夫妇】拯救山海大作战(番外)情书

唐先生的迷妹:

这辈子好与不好
经历的精彩与平淡
幸得你
一生相伴


水央央:



碧城她十分可爱。




许多人觉得退休之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她却觉得终于闲了下来,盼了很久总算有了自己的时间,缠着我陪她去看了许多的画展。




我就把每个月的月薪分成好几部分,一半给大哥寄回国去,由思齐代收。剩下的一半,又分出来好几部分。艾嘉和艾湘在念谢菲尔德读研究生,慕贤管得紧,两个姑娘少得不得要从爷爷奶奶这里要零花钱。慕雅家的艾华读书不行,但也愿意做事,跟着立文管理公司,是最不用愁的孙子。




我剩下的那些钱就全部用来跟碧城沿着铁路线游玩,西欧的国家都去遍了,几个孙女孙子都很佩服我们。他们不知道,如有可能,这本是年轻的时候该去做的事吗,所幸并不晚。




87年的春节,我们收到了大哥和思齐寄来的礼物,我看看邮戳,已经是两个月之前寄出来的,大陆新开放,百废待兴,一封家信远渡重洋能到我们手里真的很不容易。




信上写了家中的近况,没什么大事,思齐在研究所的工作也很顺利。当时,大哥腿脚不好,大嫂被折磨去世后,他的精神也不济,所以我就安排思齐回国。




可怜思齐,七岁离开父母,不惑之年才重新踏上故土。




除了信件之外,包裹里还寄来了一张黑胶片,上面附了歌单,都是大陆近几年的流行歌曲,思齐是碧城一手带大的,他知道碧城爱文艺爱听曲。碧城她擦干眼泪,递给艾湘让放出来。




客厅里的留声机是我从唐人街的古董店里淘换来的。老板是个上海人,抗战胜利之后到欧洲闯荡,他店里面的老物件都是好东西,这个留声机用来近二十年,从未坏过。




唱片放上去,一首欢快的歌曲飘出来,我和碧城都是有一愣,清朗的女声和男声特别提劲。




“...啊亲爱的朋友们,




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




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看我们重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我与碧城少年时代历经漂泊,而立之年又流落海外,故国家乡何止二十年没有见过。我的心思她懂,她的心思我也懂,决定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我们应该回去看看。




                        1987年正月初六 晚10点 书房




 




过去的十几年发生了什么,我在海外有所耳闻。大陆再混乱,也要造两弹一星,一些科学家打算放弃欧洲这边的优厚条件回到祖国,碧城为了保护他们回国,做了很多工作,我不是他们的人,说话办事都方便很多,暗中也托了很多关系。姚桐斌他们回国之后做出了很多的成绩,所以接到姚桐斌死讯的时候,我是很气愤的。




没过几年,我又接到大嫂的死讯,才知道大哥已经被关了五年之久了,大嫂在牢里活活被饿死,我是个血性的脾气,当下就想去大使馆,甚至还想写信给总理,碧城拉住了我,眼泪一个劲儿的掉,我也很生气,当着几个孙儿的面把书房里的东西砸个精光。砸完了想起来解放前夕,大哥执意让我带着思齐出国,我们才逃过了一劫,又感慨,又悲愤。




说是要回国,我们也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和程序,直到今年夏天,我们的申请才得到批复。由慕贤夫妇陪着,带着艾湘艾嘉回到大陆,飞机停在上海的机场。本没想着大哥和思齐能来接我们,没想到刚出机场,真就看到思齐推着大哥在马路边张望。




大哥穿着灰色衬衫,坐在轮椅上,我年近八十了,精神头还不错,大哥只比我大五岁,可头发都已经稀疏,牙齿也掉光了,精神恍惚。我见到这样的情形,再也忍不住,两个老头子就在马路边抱头痛哭。慕贤的太太是做媒体工作的,多亏她托了电视台和报纸的关系,我们才得以海外探亲团的名义回国。




当时,还有很多电视台和报纸的记者朋友在拍照,看到我和大哥这般场景,都暗中抹泪。有个记者小朋友问我们两愿不愿意接受采访,我说当然愿意,我和大哥什么阵势没见过。那位小朋友便给我们拍了下一张照片,就在机场外的马路牙子上,这是离开43年来我们兄弟两的第一张合照。                                               




                  1990年六月十三  晚9点 上海饭店




 




 艾华把公司开到了香港,很多人都劝他不要去了,因为马上要回归了,生意肯定不好做了。他问我的意见,我跟他讲,大陆人多资源多市场大,可以试一试的他便去了。因此缘由,我和碧城也常去香港看他。




香港回归前的那段日子,我和碧城也在那儿修养,住的地方离英国领事馆很近,办理移民业务的部门也在附近,每天早上我们都能看到一波一波的人往办事厅里面冲,想要移民海外。大家都不知道,回归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特别惶恐,特别紧张,特别迷茫。住在我们对面是香港大学的教授,为了移民英国,眼圈都熬青了,人瘦了一圈。我拿这个打趣他,读书人推推眼镜,跟我说,老先生,你出去的早,不懂我们的难处。




碧城说她也能理解,就如钱老笔下的围城,出去的人怀念里面,里面人的想去外面。




7月1号的晚上,我听到那首东方之珠,碧城问我东方之珠不是在上海吗?怎么是香港?




我知道她弄混了,她说的是东方明珠电视塔,我想了想跟她说:沿海这些地方,要回到祖国的,和还没有回到祖国的,都是东方之珠。




那首歌很好听,我站起来邀请碧城跳舞,她刚开始不乐意,艾华在一旁起哄,她也就大大方方地搭上我的手。年纪大了,跳不动了,可舞步还记得,碧城一点也不比年轻的时候差。




我听她随着乐曲轻轻哼着:




“东方之珠 我的爱人




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月儿弯弯的海港




夜色深深灯火闪亮




东方之珠整夜未眠




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




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




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1997年7月10日  早7点  香港艾华家




 




大哥去世一年,我和碧城去北京八宝山看他,便就在北京暂时住下了。思齐的小孙子叫果果,胖乎乎的,很讨人喜欢,每个周末都愿意往我们的四合院跑,因为我和碧城总会藏一些糖果给她,也喜欢带着他去后海那边喝北冰洋,吃爆肚。有一日果果来的时候,他妈妈也来了,说他牙齿都烂掉了,可不能再乱吃零食了,我们两才罢手。




上周三,我在听广播时,突然听到咚的一声,我吓了一跳跑到卧室一看,碧城不知为何好好地从床上滚了下来,我腿肚子都是软的,一时没了主意。果果在隔壁午睡,这时也起来了,叫来保姆阿姨我们一起把碧城送到了医院。




到了晚上,碧城才慢慢醒过来,我握着她的手叫她名字,她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盯着我问:你是哪位啊?




这一问不亚于晴天霹雳,几个医生在我身旁挤过来给她检查,我被人拦出了病房外。思齐和其他人在办住院手续,整个走廊就没几个人,我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趴在门边时不时往里面望。




医生问碧城什么,她都记不清了,说话也很含糊。我明白,她真是老了,糊涂了,连我也不认识了。




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也顾不上别人的眼光,捂着脸坐在椅子上哭出声来。




我不怕死,碧城也不怕。可我怕她死了,我会很孤单。医生跟我说了碧城的病情,我也能平静接受。




我不信鬼神的,但到了如今的年纪,我想担心她一个人在下面会不好过。




    2000年9月十九号 下午两点 北京什刹海




 




BBC要和我们公司合作转播北京奥运会,我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加班,这是件大事,不光是中国人的大事,也是世界大事。




除了上半年的地震,中国已经很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展现自己了。前期工作准备再多,都不嫌多,到了那晚我居然没有什么工作了,12点之前就到了医院。




爷爷的看护病房外间客厅聚集了好多人都在看电视,哥哥姐姐还叔叔阿姨,见我回去了,都说我厉害,能去现场。我说笑了两句,进到里面看爷爷。我爸妈还有慕雅姑姑,思齐伯伯都在里面,一见我进来,都眼泪汪汪的,和外面情形完全不同。




我心里咯噔一下,爸爸过来抹了把脸,过来跟我讲说:爷爷走了,很安静,你先别说,等他们看完直播再说吧。




我加班了这么多天,脑子都是浆糊,蒙头蒙脑扑到床边,爷爷果然闭了眼睛,特别安详,他的手里还抱着奶奶年轻时照片。




突然,我想起前几天赶过来看爷爷,那时他还能说得话,意识也算清楚,他跟我说:




不想让她等太久。不然转世轮回,会找不到碧城的。




爷爷和奶奶的故事,我听父亲姑姑说过,却并不了解,逢年过节爷爷奶奶总说他们没什么要求,一家人相亲相爱,平平淡淡就好,今年为了转播的事情,我这个华侨头一次好好的花时间研究了近代史。




我在书上没有看到爷爷奶奶的名字,但我知道他们在,一直都在。




历史洪流中每一个紧要关头,他们都没有缺席。字里行间都是爷爷奶奶的身影。




如今,我只愿若有来生,他们能平淡一生,相亲相爱。




        艾湘的日记  2008年8月10日 凌晨4点 北京协和医院




——————全文完——————




痛苦,磨难,辉煌,漂泊,平淡,这些都已经尝过了,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来生还能找到你。




全文完了,番外不多,就两章,讲尽了山城夫妇身前身后事,我们也该收拾心情,去迎接新的故事,新的生活。




此故事不出本,我整理修文之后,会放word版本,多谢支持🙏






评论

热度(82)

  1. 你未亡我未央从今以后再也不是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