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亡我未央

【唐山海】共和国,我为你拍照

一只小由:

北京高考作文第二题......


关于未来的世界是瞎写的,勿深究。


写给唐先生。


-----


“今天是2049年10月10日。” 我打开全息摄录设备,对着镜头道,“TD107号时光机,测试第一轮第一次。”




今年是共和国的百年华诞。这个国家已经和一百年前一点都不一样了。别说一百年,就是和三十多年前,我刚出生那会儿,也有着天壤之别。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科学技术日新月异,而我也因为被这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巨变吸引,成为了一名科学技术研究员。




今天是我第一次测试这台时光机。我启动了开关,后退了几步,正准备开始记录所出现的问题时,一个男人从时光机里走出来了。我们两个人四目相对,显然都吓了一跳。我闭上眼睛,使劲摇了摇头,再睁开,确定这不是幻觉之后,便意识到是时光机成功运作了。




“您是……” 我开口打破僵局。那个人本在警惕地打量四周,见我发问了,便彬彬有礼地答道:“鄙人唐山海,请问这是哪里?”




于是我给他讲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听得一愣一愣的,一时半会无法消化这么大的信息量。半晌他才告诉我,他来自民国三十一年。他说他因为卧底身份暴露被活埋,土埋到胸口的时候,他觉得他要死了,谁知眼前一黑,就出现在了这里。




其实时光穿越技术至今尚未发展成熟,所以我听了这话也觉得神奇。民国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概念,大概只存在于历史课本里了。我想着这位唐先生一定会对我们这个时代十分好奇,于是提出带他看看现在的世界。唐先生大概还没缓过神来,挠挠头,同意了我的提议。




一路上唐先生对所有事物的变化都大为吃惊,一个劲问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也不厌其烦的解答着,看他像个婴儿一样接受这个世界,觉得他还有点可爱。“这是长安街,这边是天安门。你那会儿应该就有吧。” 我指着车窗外。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从未到过北平……北京。” 他趴在窗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有些语无伦次,“ 长安……长…安…你觉不觉得这个“长”字有种特别的意味,让它所修饰的愿望更加深刻……”[1]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唐先生。他好像在问我,也好像在自言自语。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他把他穿越之前的所作所为讲给我听。我这才知道他算是个民族英雄,再想到他对“长安”的解读,才发觉着实是意味深长。后来在他的要求下我带他去了长城。说实话这年头没什么人亲自出来观光旅游了。所有人都熟练运用虚拟现实技术,很多人都足不出户了。




时值金秋时节,盛大的国庆节刚刚过去,枫叶红火,天空湛蓝。我气喘吁吁地才跟着他爬上一座城楼。他极目远眺,我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长城随山峦蜿蜒,直至消失在视线的最尽头。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 唐先生突然轻声吟唱起来。我隐约听过这首歌,于是随口接道:“四万万同胞心一样,新的长城万里长?”




唐先生定定地看着我。我分明地看到他眼角沁出了泪水,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指抹去,跟我解释道:“沙眼,老毛病了。”




我鼻子也有些发酸。而后他恳求我可否为他拍张照。看他那样子,他一定认为这是件很难办到的事情。我笑了笑,拿出手机,让他快站好,太阳马上要落山了。




回城里的路上,有件事情我觉得我难以跟他开口。时光机还在开发测试阶段,目前就算是穿越成功也必须在72小时之内回到原先的时代。否则会发生时空混乱,将给整个宇宙带来难以预估的巨大灾难。可我现在知道他回去就是彻彻底底的牺牲了。我实在于心不忍。




本想让他住去一个舒适的现代化酒店,奈何唐先生并没有身份证件。于是我把他领回了我独居的住所,为他收拾出一间客房。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让他凑活一下,他却说,他很久很久没有在床上睡过觉了。




第二天一早,我思考了一个晚上还是觉得有必要尽早告知唐先生有关时光机的时限问题。于是我支支吾吾跟他讲了,他也明白了大半,很平静地说,好的。




“对了,” 唐先生突然问我,“你昨天给我拍照的那个……” 他比划了一下手机的形状,“可以借给我用吗?”




“我想拍些相片带给我的战友们,让他们看看一百多年后的祖国。”




手机给他自然是易事,然而如何把照片洗出来我便犯了难。如今人们都用全息投影这样的技术,图片和影像不仅清晰而且是立体的。可唐先生的年代并没有这些设备……我突然想起我父母家收藏着一台古董一样的相片打印机,便信心满满地答应了唐先生。






我开出我的自驾飞机喊唐先生上来。他眼里放光,仔仔细细打量着这小巧玲珑却能飞上天的物件。我笑着告诉他现在私人飞机已经十分普遍,有一套完善的空中交通系统,反倒路面上的汽车少了不少。唐先生听了非常兴奋,迫不及待地进了机舱。我这才想起他其实仍是个少年,比我还小上几岁。可百年多以前,国家命悬一线的危机感让他承受了太多太多。




两天转瞬即逝。我们去了很多个城市,有唐先生曾经熟悉的,也有他不熟悉的。他的镜头下留下了许许多多共和国的影像,用他的话说,是他们时代的人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到了离别的时刻,他从容地走进那个把他带来、却即将送走他的时光机里,手里紧攥着洗出来的照片。




“谢谢你。” 他对我说。




“你知道吗,我一直认定我所经历的、我所承受的、我为这个国家付出的每一份努力都会被铭记。那时候有一个人说我太傻了,” 唐先生脸上浮出一个得意的笑,“他错了。”




“那你不会觉得不舍吗?” 我强忍着眼泪。时光穿越如此残忍,我觉得之于唐先生相当于再次赴死。




“我会觉得我所做过的一切更加值得。” 唐先生眼神黯淡了下去,但是笑得义务反顾。




一道白光过后,TD107号时光机把唐先生带回了民国三十一年上海厚重的泥土里。我再也忍不住,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我恍然看到实验室的操作台上,唐先生留下了一张照片。




画面里他西装笔挺,身后是色彩斑驳的山坡和蜿蜒起伏的万里长城。




“新的长城万里长。” 我轻喃道。




仅仅两年后,时光穿越技术发展成熟,而我作为最前沿的科研人员,有幸做了第一批体验者。我有机会去到过去的任何时间地点,虽然那里的人不会看见我,我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我选择去了1942年10月10日的上海。那是唐先生牺牲的那天。我看到他十分从容地跃入即将埋葬他的深坑,站定,昂首挺胸地唱起“万里长城万里长”。




我就站在附近的一棵树下,泪水浸满眼眶。




我还看到他口中的好兄弟陈深,在所有人散去之后独自折回了唐先生长眠的地方。他缓缓蹲下,盯着黑土地抽起了半根雪茄。泥土里若隐若现的白色纸制品引起了他的注意。陈深挖出那东西,掸了掸上面的土,仔仔细细翻看了许久,一脸见了鬼一般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脸上挂着泪地偷笑,那是唐先生带来的照片啊。




而后陈深飞速去找了唐先生深爱着的徐碧城。徐碧城本已目光涣散,哭成了泪人,而看到陈深拿给她的照片后眉头紧锁,继而破涕为笑。虽然两人都把这当作了难以解释的灵异事件,但这些照片不经意间坚定了他们的信念。他们更加相信,终有一天会河清海晏,国泰民安。




唐先生永远不会知道,在他走后,他曾经的邻居李小男会在狱中说:“没沦陷的还有四万万人心。” 他不知道陈深跟接头的姑娘说:“天快要亮了。” 他不知道徐碧城后来接到的指示是:“潜伏到胜利的那天。”




但他知道这是他和他们一生的信仰。




所幸唐先生有机会通过时光机看到了胜利后的景象。


这些穿越百年送来的照片就是最好的见证。


-----


[1]:语出张若昀2009年某博文





评论

热度(57)

  1. 总上夜班的小护士小由xd 转载了此文字